【路明非×楚子航】师兄与龙 07

找出这个来写一写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

07

这座小镇位于两个国家的交界地带,虽说没有大城市的繁华与辉煌,但大小算是个交通枢纽,来往的商人众多,倒也还算热闹。

桑是镇上酒馆的服务员,平日里接待惯了鱼龙混杂、熙熙攘攘的客人们,也多少让他长了不少见识,足够在下班后和家中妻子吹嘘上好长一段时间。今天,他像往常一样漫不经心地擦着柜台上的锡制酒杯,突然听见酒馆门口传来一阵小小的惊呼。

真是没见过世面。桑不屑地想。

好奇心终究还是让他抬起了头。来人已经在桌子旁边坐下了,但并不妨碍桑在客人中一眼就发现他。目...

【王杰希×喻文州】学好普通话

还是搞出来了

800字小作文(。

·

王杰希和喻文州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比赛场上。这对于一对情侣来说,实在有些不够浪漫。

不过奇妙的是,直到此刻,王杰希还能记起那天所有微不足道的小细节。譬如嘉世战胜了百花、一叶之秋打败了落花狼藉;又譬如他的座位在喻文州斜后方,轻轻松松就可以看见,未来的蓝雨队长正低着头在笔记本上认真地记些什么。只是旁边的某黄姓男子太过聒噪,让他分了心,没看清楚喻文州究竟写了些什么;再譬如,比赛结束,他们站起身,在几句简短的对话后,互相交换了姓名。

“你是谁?”这是抢先出口的黄少天。

“微草,王杰希。”端得一口京腔的字正腔圆。

“蓝雨,喻文州。”

直到他...

搞cp还是江南老贼会搞。成熟了的酷仔学生会长明非和失忆的小鹿师兄,要是同人放哪里都会被骂ooc可不敢想。这个原著盖章的角色对调我病中垂死惊坐起,我的cp重新散发出了别样的魅力,我还可以再嗑个一百年。
这框框的味道竟该死的甜美!!!!!

【商行舟×陈长生】这对很萌啊为什么没有粮

被逼无奈,自割腿肉。
但是一点也不好吃QAQ
越写越烂……算了算了
现代au,教授×小公子。
·
01
上一次来西宁是什么时候呢,走在云雾缭绕的山间小路上,商行舟突然想到。
似乎已经记不起来了。
但是像他这样的人,想要在记忆里找出什么,往往是轻而易举的。
他微微抬头看向面前厚重的木质大门,它隐没在层层叠叠的翠绿爬山虎与古老槐树洒下的阴影与辛香中,即使与他多年前第一次来到陈家时相比,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商行舟突然意味不明地一笑:有什么记不住的,只不过无关紧要的事,忘了也无妨。
伸出手扣了扣门环,沉闷的声响惊起了树上的一只鸟儿,倒是让石板路上的光斑有几秒钟的摇曳。而在林子重新归为一成不变的...

我喜欢的人喜欢的人不喜欢我喜欢的人。
想安慰她,抱抱她,亲亲她,把最好的东西捧到她面前。但是明白她会感谢,会微笑,却并不会因此感到高兴。
因为他不喜欢她。
她那么好,又漂亮,又有才华,又温柔。
想问他凭什么不喜欢她?
又想,她喜欢的,一定是很好很好的。
难过。难过得要死了。
在半夜哭成傻逼。

【苟寒食×陈长生】离高考还有124天

开学前浪一浪ପ(´‘▽‘✿҉)ଓ

上个学期被抓三次玩手机觉得自己现在还能浪大概是被放弃了吧ʕ •ᴥ•ʔ

择天记落了一两百章外加手有点生,ooc肯定有。

拆一拆自己的cp(´▽` ) 

·

先入耳的是沉闷的马蹄声。

一掌一掌捣进松软的雪地里,再有力地拔起,便是一串错落有致的印记。

再近些,可以看得见了。那是一匹红棕色的骏马,不带一分倦色,与马背上的少年人一样,有着明亮而坚定的眼睛。此时正是冰封北河的时节,细碎的雪一粒一粒潜入冬天的呼吸中。山川皆素,倒是几株腊梅,在看不见路的路前方探出枝条与花朵。

一把剑,就这样出...

【王破×荀梅】只是单纯地记个脑洞

一年后也许会回来写……

这种事都是看缘分的啊╰(*°▽°*)╯

·

我的初恋,叫做荀梅。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正在我眼前死去。

·

还是蛮喜欢看前辈们谈恋爱的o(*////▽////*)q

想开一辆邰之源×施清海的车o(*////▽////*)q

【如果施公子的酒里放的不是毒药是X药梗】

【苟寒食×唐三十六】以后再也不想写架空了

哪来这么多设定啊……况且我其实还没怎么玩过网游,作为一个门外汉作死写这种题材简直狗带Σ( ° △ °|||)︴

设定们硬生生把二师兄的戏份挤掉了(〃` 3′〃)

好久没有写出自己满意的东西来了,哭唧唧。

·

01

“我靠,这什么破游戏啊!”

宽敞的房间里一片黑漆漆,窗帘紧闭,只有中央放置的庞大的游戏舱,顶部的指示灯明暗交替着发出蓝盈盈的微光。随着“嘀——”的一声,指示灯由蓝转绿,舱门缓缓开启。唐三十六气呼呼地从游戏舱里跨出来,嘴上骂骂咧咧,却还觉得不解气,转身重重地踢上舱身的金属外壳,身上的营养液随着这个大动作甩溅到地板上。好在唐大少爷买东西永远只买最...

【折七+秋陈+苟唐+苏梁】国教学院与离山剑宗相亲大会

脑洞突破天际(′▽`〃)

·

七间小白菜被国教学院的狼崽子拱了。

秋山君心烦意乱,怒不可遏。

一气之下把国教学院的院长拱了。

二师兄不甘落后。

把院监拱了。

梁半湖小心翼翼地戳了戳关飞白的胳膊:你说苏墨虞他……喜欢练剑的吗?

白菜默默蹲墙角。

作为一个真正的白菜。

并没有什么人愿意拱他。

·

轩辕破是落落殿下的【即使殿下不选他(。・∀・)ノ

顺便说一句关于苏梁这对,一开始的脑洞是“哎呀两半湖拼起来也勉强算一个应该够墨鱼兄畅快地遨游”╰(*°▽°*)╯

别管我我要去静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