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算找到一个可以乱讲话还不会打扰到别人的地方(*/ω\*)

我这个人,大概有点圣母病。
我觉得,什么事情都好,只要是对方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为此诚恳地道了歉,并且以后不再犯,都是可以原谅的。
所以我买大风的书,追老王的睡前故事,日常为照墨墨打call,右键鸡腿子的画,也和生活中的某些人和平共处。
所以我看不惯xxder,讨厌llz,跑去怼萋萋,对ks聚聚无话可说,也拉黑了许许多多人。
其实我并不太清楚自己这样算不算双标,但是至少我的良心不会痛(๑•̀ㅂ•́)و✧
每个人的三观都不一样,但我还是愿意尊重和我不同的别人,尽管我不能理解他们为何如此义愤填膺地要求一个完美受害者。因此我跑到一个半废号来,讲一些可能和wb上的一些人不同的,极其私人的观点。
没有人需要为了一...

我喜欢的人喜欢的人不喜欢我喜欢的人。
想安慰她,抱抱她,亲亲她,把最好的东西捧到她面前。但是明白她会感谢,会微笑,却并不会因此感到高兴。
因为他不喜欢她。
她那么好,又漂亮,又有才华,又温柔。
想问他凭什么不喜欢她?
又想,她喜欢的,一定是很好很好的。
难过。难过得要死了。
在半夜哭成傻逼。

【苟寒食×陈长生】离高考还有124天

开学前浪一浪ପ(´‘▽‘✿҉)ଓ

上个学期被抓三次玩手机觉得自己现在还能浪大概是被放弃了吧ʕ •ᴥ•ʔ

择天记落了一两百章外加手有点生,ooc肯定有。

拆一拆自己的cp(´▽` ) 

·

先入耳的是沉闷的马蹄声。

一掌一掌捣进松软的雪地里,再有力地拔起,便是一串错落有致的印记。

再近些,可以看得见了。那是一匹红棕色的骏马,不带一分倦色,与马背上的少年人一样,有着明亮而坚定的眼睛。此时正是冰封北河的时节,细碎的雪一粒一粒潜入冬天的呼吸中。山川皆素,倒是几株腊梅,在看不见路的路前方探出枝条与花朵。

一把剑,就这样出...

【王破×荀梅】只是单纯地记个脑洞

一年后也许会回来写……

这种事都是看缘分的啊╰(*°▽°*)╯

·

我的初恋,叫做荀梅。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正在我眼前死去。

·

还是蛮喜欢看前辈们谈恋爱的o(*////▽////*)q

【失踪人口报平安】

高三狗与世隔绝。

考不到上海还做什么人啊。

一朝弃掉各种墙头。

顺便赌五毛钱等我毕业回来择天记还没完结。

(^∀^●)ノシ

想开一辆邰之源×施清海的车o(*////▽////*)q

【如果施公子的酒里放的不是毒药是X药梗】

【苟寒食×唐三十六】以后再也不想写架空了

哪来这么多设定啊……况且我其实还没怎么玩过网游,作为一个门外汉作死写这种题材简直狗带Σ( ° △ °|||)︴

设定们硬生生把二师兄的戏份挤掉了(〃` 3′〃)

好久没有写出自己满意的东西来了,哭唧唧。

·

01

“我靠,这什么破游戏啊!”

宽敞的房间里一片黑漆漆,窗帘紧闭,只有中央放置的庞大的游戏舱,顶部的指示灯明暗交替着发出蓝盈盈的微光。随着“嘀——”的一声,指示灯由蓝转绿,舱门缓缓开启。唐三十六气呼呼地从游戏舱里跨出来,嘴上骂骂咧咧,却还觉得不解气,转身重重地踢上舱身的金属外壳,身上的营养液随着这个大动作甩溅到地板上。好在唐大少爷买东西永远只买最...

【折七+秋陈+苟唐+苏梁】国教学院与离山剑宗相亲大会

脑洞突破天际(′▽`〃)

·

七间小白菜被国教学院的狼崽子拱了。

秋山君心烦意乱,怒不可遏。

一气之下把国教学院的院长拱了。

二师兄不甘落后。

把院监拱了。

梁半湖小心翼翼地戳了戳关飞白的胳膊:你说苏墨虞他……喜欢练剑的吗?

白菜默默蹲墙角。

作为一个真正的白菜。

并没有什么人愿意拱他。

·

轩辕破是落落殿下的【即使殿下不选他(。・∀・)ノ

顺便说一句关于苏梁这对,一开始的脑洞是“哎呀两半湖拼起来也勉强算一个应该够墨鱼兄畅快地遨游”╰(*°▽°*)╯

别管我我要去静静。

【秋山君×苟寒食】如果说二师兄非要被攻的话大概只能是秋山君吧

突发奇想的脑洞╰(*°▽°*)╯

为了剧情发展强行让离山天天排位换师兄……反正老猫也没有仔细设定,不过还是当个架空看吧(′▽`〃)

短小,大概又会是个坑。

·

01

离山有个规矩。

同辈人当中,长幼一贯按照实力强弱排序。遇上强者,自然要恭恭敬敬称一声“师兄”;自己技不如人,哪怕年纪长了对方许多岁,也得背着个“师弟”的名头被呼来喝去。虽然“弱肉强食”这个词用在这里有些过,但意思总是八九不离十。在离山,实力才是一切。

苟寒食初入离山,却算得上离山那一辈第一个弟子,便是刚开始实力不济,也是实打实的大师兄。后来年岁见长,师父门下的弟子渐渐多了起来。他倒也争气...

来证明一下自己的确有产粮只是没有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