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路师生第二发✧

第一发纯粹是为了写着玩啦【说得好像第二发不是一样】_(:3」∠)_

本来想当个小短篇结果原来的那篇楚路师生文开虐了╭(°A°`)╮捂心脏

为了安慰我受伤的心灵打算写点甜的东西吃♡

设定大概是参照水函大大的楚路文w

·

今天早上,仕兰中学高二重点班当中的重点班有些热闹。

“哎听说诺诺姐要结婚了!”不知是谁先爆出了大猛料,瞬间点燃了学霸们的八卦之心。

“啊我知道陈老师她男朋友是不是之前那个金发帅哥!”

“小道消息!金发帅哥家里超有钱的嗷!”

“哦哦我知道!上次看他来学校开的就是一辆金光闪闪整个散发出一种‘我很贵’气场的豪车!”

“哇擦野生高富帅啊……”

“……”

正当学霸们聊得起劲的时候,讲义气的芬格尔同学幽幽地出现在了八卦中心。

“你们这样对得起路明非么……”

“咳咳……”刚刚还热火朝天的学霸们心虚地移开目光。

路明非喜欢诺诺,在学校里算个公开的秘密了。

公开的秘密是指,尽管所有人——包括诺诺的男朋友现未婚夫恺撒——都知道这件事,但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从来没在他本人面前提过。

楚子航也知道,而且是在他喜欢路明非之前就知道他喜欢的是诺诺。一开始只当普通的校园八卦,直到现在,楚子航觉得这就像棉里藏针,以为的习以为常倘若用力去想,免不了被狠狠刺伤到滴血。缓缓地,隐隐地作痛。

今天不是路明非的早读,所以楚子航来得很早。而一向对外冷冰冰不食人间烟火的他,却装作不经意地在偷听学霸们聊的八卦。

初初听到时,楚子航心底马上溢出一阵欢喜,而随后而来的便是对路明非深深的担忧。一直暗恋着的人却要结婚了,对谁来说恐怕都是一个打击。如果路明非结婚了要怎么办?楚子航想都不敢想。

其实楚子航也不是没有埋怨过诺诺。就像芬格尔说的,你这样对得起路明非吗?路明非那样地喜欢你,把你当做人生中的太阳,你却辜负了他。说到底不过是你爱我与我无关的事,楚子航这样意难平,他只是怕自己和路明非一样。一个暗恋者对另一个暗恋者的同病相怜。

语文课代表苏茜犹豫着开了口:“明非现在一定很难过,我们要不要试着安慰一下他?”

“还是课代表说的在理!”

“他昨天不是让我们摘抄一篇好文吗,我们摘抄两篇他会不会开心一点?”

“这样太没诚意了!照我说语文月考平均分提高明非肯定笑得合不拢嘴把诺姐忘了!”

“月考都多久之后的事了?一点都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学霸们又开始认真地吧啦吧啦讨论起来,楚子航也不声不响地皱起了眉,食指有节奏地叩着桌子。

要怎样才能让他开心起来?

这天的语文课是最后一节。夏天的天气一如既往的晴朗,上完课,夕阳喷薄出柔和的光线镀在教学楼上。路明非就这样走出了教室,走进落霞里,那一瞬间楚子航有种他马上就要消失在黄昏余晖中的错觉。

他心口蓦地一紧,抓起语文书追着冲了出去。

“啊,问问题啊,去办公室吧。”路明非轻快地冲楚子航一笑,好像压根就不知道诺诺要结婚的事一样。

他跟着路明非进了办公室。此时的办公室几乎已经人去屋空,剩下的几个老师和路明非打了个招呼后,也离开学校踏上回家的路。楚子航环顾四周。诺诺不在。

“啊那最后呢碰到这种问题就像这样咻咻咻地处理就好了。”路明非讲解完问题,依旧没心没肺地笑。“听懂了吗?”

楚子航答非所问:“听说陈老师要结婚了。”

“啊?”路明非一下没反应过来,“靠这种八卦传的还真快。我说怎么你们今天上课乖得跟换了个人一样吓得我差点以为班里学生集体穿越了呢……”

楚子航没有说话,定定地看着路明非局促地挠头,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但还好,他总算没有再摆出那种让人感觉不真实到下一秒就会消失的笑容。

“路老师,我们很担心你。”

“啊……”

“我也很担心你。”

“呃……”

“班上同学都在想办法安慰你。”

“喂我说你们啊……”

路明非一脸目瞪口呆,但是更让他手足无措的事还在后面。

楚子航摸了他的头。

虽说楚子航长得本来就比他高何况路明非还坐在椅子上,但是他好歹也是个老师好吧有这么不尊师重道目无王法欺下犯上惊世骇俗不分青红皂白就上来摸老师头的么!

楚子航才没发现路明非心里的诸多想法。他揉了揉路明非乱糟糟的呆毛,又软又顺,毛茸茸的,自认为很中肯地评价:挺好摸的。

他看向路明非的脸,认真地一字一顿地说道:

“老师你别哭。”

边说还边安抚地顺毛。

路明非甩开他的手抹了一把脸:“谁,谁说老子哭了老子才没哭!连阿米巴原虫都比不上我那么坚强,就算地球被核弹摧毁了几百遍我照样从石头缝里蹦出来喊一句俺老孙来也!”

正当路明非说着话的时候楚子航已经从拉过来一张椅子在他身旁坐下。他耐心地听路明非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扯了各种乱七八糟的说了一大堆的白烂话,然后面瘫着一张脸郑重地看向路明非。

“等陈老师结婚那天,我陪你去打爆她的婚车车胎。”

路明非像被什么噎住一样突然沉默下来。黄昏的天色暗得相当快,不一会就从霞光过渡成月照。不知安静了多久,路明非抬起头对上楚子航的目光,在最后一丝日光熄灭前扯出一个笑来。

“你可别后悔。”

后悔?楚子航想。我从来不后悔。

·

写完发现好像也并不怎么甜ε=(´o`)所以说果然还是文力的问题呀

不过俗话说虐在明非身甜在师兄心【什么鬼】

感觉这篇已经变成原来那篇楚路师生的同人了是什么情况(´・ᆺ・`)


评论(7)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