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寒食×唐三十六】麻麻这个人要跟我回老家结婚

说是要写打开却不知道写什么……作为一个暑假才开小号写文的纯新翻翻主页发现清一色的短小君→_→

其实就是更新少的意思。

·

九月的京都不像离山那样有着自成一派的春意,老老实实地按照自然规律起风转凉。国教学院的林荫道上已经铺满了厚厚一层落叶,余留在树枝上的叶子也由顶端开始慢慢变黄。午后的阳光毫无障碍地越过光秃秃的树撒下来,霎眼间营造出一种日光倾城的氛围,像院监唐三十六最喜欢喝的顶级龙井一样是透明的琥珀色。

“院监,离山剑宗的人前来拜访。”

此时的唐三十六坐在修缮过的国教学院办公楼里慢悠悠地一边泡着龙井,一边听着学生干部的报告。

他晃了晃手中的紫砂壶,抬眼问面前的学生:“来的是男人还是女孩?”想一想,觉得不能忽视七间再次女扮男装的可能性,又加了一句:“或者是少年?”

学生恭敬地答道:“院监,是男人。”

“行了,你请他进来吧。”

打发走学生干部,唐院监看着折袖宿舍的方向开始沉思。来的是苏离么?不过想想也对,好不容易把剑从家里老头子手中要过来,但想把七间直接骗过来果然还是不够啊。他掀开茶壶的盖子去看壶内上下翻滚的细长茶叶。不过苏离……其实折袖和七间这事儿吧,还是要看苏离。能把他哄好了当然不错,实在不济用剑来威胁也不知道能不能成——

“唐兄。”

唐三十六看到来人,差点没把手中的素纹紫砂壶外加里面的顶级龙井给摔了。他瞪着苟寒食悲愤地腹诽:操,要剑要得那么辛苦,本来以为可以拿来要挟苏离,没想到他都不屑于亲自来取,太瞧不起人了吧。

似乎观察呆愣当场的唐三十六也是件有趣的事,苟寒食脸上不变地微笑,再叫了一声:“唐兄?”

“来的怎么是你——”唐三十六话刚喊出,突然记起对方曾经的打人宣言,硬生生把“伪君子”三个字咽了回去。

苟寒食像是没有发现他在想什么,自顾自地找到唐三十六身旁的椅子坐下,人畜无害地对他笑:“小师叔的剑什么时候可以还给我们呢?”

唐三十六再次被这人的自来熟震惊得呆愣当场,回过神就指着苟寒食的鼻子骂了起来:“我这个主人还没说什么呢,你怎么就自己坐下了!还说什么谦谦有礼神国七律,就都是像你这样的啊!”

苟寒食似乎心情很好,从他手中接过紫砂壶,拿了一个小茶杯开始倒茶。也没怎么打断他,始终一张万年不变温和脸,等唐三十六噼里啪啦说完才慢悠悠地反问道:“那假如我自己不坐,唐兄你会让我坐吗?”

唐三十六撑着脑袋仔细思索了下:好像真的不会哎!

“反正我不管。”唐三十六没好气地开始耍无赖,“苏离和七间不来,我就不把剑交出来,心情不好,随时撕票!”

苟寒食揉了揉眉心,不自觉地笑了出来。

对付无赖,就只有比他更无赖才行。

于是国教学院的学生们发现,最近几天院监的身边都阴魂不散地跟着个青年男子。院监巡视他跟后面,院监吃饭他坐旁边,院监睡觉他打地铺,院监上茅厕他站外面,院监去藏书馆看书,他悠然自得地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坐到床边读起来,还顺带给改了几个引用有误的句子。有几个不怕死的学生看着青年面容亲切就上去问,这一问不得了,原来这个像狗皮膏药一样黏在院监身上的竟然是神国七律!而他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院监拿了他东西不还……校园八卦很快传开,学生们都为这个让人很有好感的神国七律打抱不平起来,心说院监你们汶水唐家不是钱多得没处花么,怎么拿了人东西还不还给别人。

唐三十六最近很烦恼。

撮合折袖和七间不成,反倒招惹了个比自己还无赖却又偏偏让人挑不出错的伪君子,而且自从他来了之后,走在路上总感觉有人在背后戳自己的脊梁骨……唐三十六突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揉揉鼻子骂是谁在说本少爷坏话。

直到收到家里让他回去一趟的来信,唐三十六才总算松了一口气。他摇摇手中的信纸对苟寒食得意地笑:“我要回汶水了。”

言下之意你终于不用再骚扰我了。

苟寒食也不慌,拢拢衣袖说那我跟你一起回去啊。

卧槽!唐三十六再次被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你别欺人太甚!你们神国七律也好离山剑宗也好在本少爷眼中根本不算个事啊,我们小陈院长可是把你们秋山君的媳妇儿都给抢了!就算我打不过你……我们学院的学生也不会放过你的!”

“照我说,欺人太甚的是唐兄你才对吧?剑是一直在你手上,如果不是因为唐兄扣着不放,我也不至于出此下策。”

而且你们学院的学生现在都是向着我的啊。苟寒食在心底默默补了一句。

唐三十六现在火气上来了。他汶水唐家大少爷,未来的土豪家主,从来都是被好吃好喝放着,被人压了一头就撂下身份耍无赖加倍嘴炮奉还,哪受过这样的气。他愤愤不平地对苟寒食扬下巴:我还就是和你杠上了。

这边苟寒食把自己的地铺收了收,扭头冲气急败坏的唐三十六就是温和地嘴角上扬:“我收拾好了,唐兄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

hhh两个无赖写得好爽!【然而似乎ooc了】

唐少喜欢喝龙井的设定是因为他觉得有个龙字比较霸气ε==(づ′▽`)づ

踏上回老家结婚的征途吧!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