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寒食×唐三十六】追人方式略奇葩的唐少

哎呀我终于又开始写了╰( ̄▽ ̄)╭

为了快点完结决定让他们进展快一点,所以唐少这就开始暗示苟师兄了【并没有(。・_・。)ノ

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啊啊啊啊QAQ

·

跟着唐三十六回汶水的这段路程,苟寒食还是挺乐在其中的。

毕竟唐三十六有钱,一路香车豪宅就差美人了(不二师兄你没有感觉到什么吗)而苟寒食也尽职尽责地寸步不离跟着他。没过几天,唐三十六终于忍受不了他了,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大喊着“你,你这个变态啊啊啊啊”,面红耳赤地用枕头和银子把苟寒食砸出了自己的房间。离开时不忘关上房门,苟寒食可以想象出门后唐三十六气急败坏的模样,伸出手掸了掸衣服,心旷神怡地拿起银子去向客栈老板再要一间房。当然,得在唐大少爷隔壁。

都说一起旅行是最快了解一个人真实性格的方法,苟寒食对唐三十六的印象也改变不少。最初唐三十六是以汶水唐家的下一任家主,唐棠少爷的身份被苟寒食所认识的,而青云榜第三十六名的少年天才头衔——对于神国七律这些未来的强者来说,更多关注的只是青云榜头几名,或是点金榜、逍遥榜这些以后的竞争对手。所以到现在,苟寒食还是习惯性地把隔壁房间的少年代入“唐棠”这个名字,而不是他自称的“唐三十六”。

再后来见到他,是在青藤宴上和七间的对决吧。当时的苟寒食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一鸣惊人的陈长生上,所以唐三十六那时候的头衔倒变成了“陈长生的朋友”,之后也没有什么改变,只是在天书陵的那段日子里让喝惯了冷粥的苟寒食好好感慨了一下唐家的有钱程度。唐三十六和关飞白隔着一堵墙吵架,看着向来不服输的师弟被对面的妙语连珠噎得讲不出话,苟寒食觉得这一任的唐家家主意外的有趣。再用眼角的余光扫过趾高气扬地走出来的唐三十六,补充一句,长得也挺好看的。

到昨天为止,在苟寒食眼里唐三十六已经由“有钱任性”变成了“偶尔炸毛”。路上唐三十六对苟寒食也的确挺不错,有些苟寒食没有注意过的小事都帮他准备好,偶尔的聊天竟然还算得上是见解独到妙趣横生,唯一遗憾的一点就是,唐三十六还是不肯把剑还给他。

这可头痛了。

苟寒食还没有想到,真正头痛的事在后头。

今天一大早起来,从房间走出来的唐三十六就一副闷闷不乐可怜兮兮的样子。苟寒食觉得新鲜又奇怪,问道:“发生什么了?”

“钱袋被人偷了。”

如苟寒食这般谦然的性子,自然不会说出“是个通幽境了还被小偷得手”之类嘲讽的话。他想自己虽然是来讨债的,但好歹也算个前辈,于是安慰地抚了抚唐三十六的头发:“偷了就偷了吧,下次小心点就是了。”

唐三十六的脸咻地红起来。他强装镇定地去看苟寒食的脸:“钱袋丢了,就,就没办法赶路了啊。”

苟寒食觉得这话有趣得紧,笑道:“都说汶水唐家富可敌国,难不成在这小镇上还找不出一两家唐家产业来?”

唐三十六这时已经冷静下来,开始面不改色地乱诌:“作为下一任唐家家主,自然是有些规矩要守的,爷爷为了历练我,就不让唐家直接给钱给我,就算找到了唐家产业恐怕也没什么办法。”

对于这话苟寒食当然不信,可既然唐三十六这样说了,就随他去吧。

“那你说该怎么办?”

唐三十六一脸奸计得逞的表情:“只能去赚钱了啊!”

于是现在,在人来人往的市场中心,聚集了一大群观众正在看唐大少爷……卖艺。

“各位父老乡亲们朋友们哎!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十六岁不到就登上青云榜第三十六位的少年天才即将为大家表演一段剑法!”

唐三十六声情并茂地叹了口气:“我本是在回家的路上,却无奈钱袋被偷,现在身无分文,只能靠大家的善心凑齐回家的路费啊!”

“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权当行善积德啦各位善人!”

说着说着,唐三十六拔出剑,极为浮夸破绽百出地舞了一式汶水剑法。围观群众本来对修道了解得也不深,只是听他说的名头响亮,人又长得帅气,纷纷凑热闹地热烈地鼓掌叫好,往地上扔些铜钱碎银子。站在频频朝观众作揖的唐三十六旁边,苟寒食尴尬地捂住眼睛,觉得好生丢人。

突然唐三十六把他拉到自己面前,又吆喝起来:“现在我面前的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神国七律之一!让他来给各位表演一段怎么样!”

观众们乐得清闲,更是有几个少女对着俩帅哥就尖叫冒粉红泡泡的,一齐起哄。苟寒食觉得真是尴尬得无以复加了,无奈地看一眼脸不红心不跳的唐三十六,规规矩矩地舞起了离山山门剑。

不知不觉间已是傍晚,人群三三两两散得差不多了。苟寒食帮着唐三十六收起地上的钱币,已经有些暗红色的日光映得铜钱闪闪发亮。苟寒食原本模样就是让人感觉亲切忍不住想靠近的温和脸,放在夕阳柔和的光线下,淡金色模糊了眉眼的轮廓,简直温柔得不像话。他弯下身去拾一枚铜币,几缕没束稳的发丝落在侧脸上,唐三十六竟然看得有些痴。

“怎么?”苟寒食好笑地拍拍看上去呆呆的唐三十六的肩。他虽然不知道唐三十六是想干什么,但既然唐三十六开心,那陪他做些傻事也没什么不好。

“没什么。”唐三十六故作老成地算起手中这一天的劳动成果,“今天赚的钱,只能付一间房间的钱了啊。”

又清清嗓子补充道:“还是床特别挤的那种。”

苟寒食苦笑:“唐兄这是又让我打地铺?”

唐三十六急忙摆手:“你是朋友!有朋自远方来,怎么能让朋友打地铺呢!”

“既然是朋友,那唐兄何不把剑还给我?”

“剑不能给!”

像是早知如此,苟寒食也不多说什么,与唐三十六肩并肩朝客栈走去。唐三十六不放心,摸了摸怀里的剑。还在。又把本应被偷走的钱袋藏得更严实了些。然后不满地腹诽身旁浑然不觉的青年。

“把剑给你,那你不是要走了?”

·

来个人告诉我进展会不会太快感情线会不会太生硬QAQ

虽然是把它当做一个好玩的脑洞来看待不过既然写了还是希望能写好一点呀(๑•̀ㅂ•́)و✧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