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寒食×唐三十六】七夕当然要吃糖

本来是打算写肉然而身为一个重度话唠光是写日常就差不多五千字╭(°A°`)╮

越来越ooc连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

唐三十六最近有点忧郁。

不是为别的,正是日子一天天靠近的七夕。

七夕一直是个虐狗的节日,无论南北都没有什么例外。大街小巷早早地就贴满了五花八门的海报,什么某客栈七夕情侣优惠、某酒楼kiss打八折、某书店买够7本书送一支玫瑰什么的。就连官府通缉令上都用粉红色的墨水大大地写着七夕自首减刑五折起,完了还用个爱心圈起来,让暂住离山的唐三十六再次啧啧感叹世风日下南人真是开放。

然而再怎样抗拒,七夕还是像大朝试那样让人忐忑不安又跃跃欲试地不容分说地到来了。当然唐三十六绝对连一丢丢也不会承认自己的跃跃欲试。

在水色的秋月下,华灯初上人烟阜盛的七夕街头,望着来来往往不知廉耻地牵着小手亲着小嘴全身上下冒着粉红泡泡的男女男男女女情侣,唐三十六表示即使自己不是单身狗,也受到了成吨的伤害。他遥望空中那一轮明月,思念着远在京都的兄弟,想如果是陈长生,这时候一定不会像他们一样,肯定是腼腼腆腆和女朋友吃个小枣就开心得不得了吧。

缓缓靠近闭上眼睛微微抬头的徐有容,陈长生忽然觉得鼻子有些痒,顿了一顿。徐有容睁开双眼有些疑惑地歪头,陈长生脸有些红地轻声道:“没什么。”然后手指插进徐有容的柔顺的黑发吻上了她的唇。

莫名其妙脸有些疼的唐三十六穿过人潮到处乱逛,在一个满头银发和蔼的老人家处买了一根糖葫芦,从口袋里掏出钱递给今晚第九十九个对他投来怜悯眼神的善良老伯,他开始怀疑自己在吃完饭后就马上推开笑得不怀好意的苟寒食一个人从离山跑出来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我不单身。”唐三十六说。

“年轻人我懂。”老伯拍拍他的肩。

“他真的不单身。”手臂突如其来地被大力一扯,唐三十六猝不及防地倒在身后的苟寒食怀里。

唐三十六盯着苟寒食愣怔了一会儿,飘飘然冒出一个念头觉得这人真是好看眼睛里就像有银河在安静地旋转一样——等下他怎么会在这里?突然变脸的唐三十六猛然挣扎着从苟寒食怀里逃开,顺带把自己脑海中刚刚浮现的像怀春少女一样的比喻赶跑。为了表现自己的毫不在意以及维持“我没有你玩得可开心啦”的样子,他拿起手中刚买的糖葫芦眯起眼睛对着苟寒食嚣张地舔了一口。

苟寒食低低地笑了,拉起他的手往灯市走去。唐三十六努力无视掉身后老伯的和蔼眼神,着急地甩了甩苟寒食握着地那只手:“放开!”

“藏在袖子里,别人又看不到。”

“别以为这样就能骗到我,不让牵就是不让牵!”

苟寒食似乎吃了一惊的样子:“什么时候变聪明了?”

被顺了毛还不自知的唐三十六得意地用鼻子哼了一声:“我本来就不蠢。”

“哦,你不蠢?”

但是在闹市里东瞧瞧西看看的唐三十六并没有听清苟寒食这句话,拉着人高兴地到处乱跑。逛了几家摊子,小东西在辉映的灯火下看起来闪闪发光,结果凑近来都是些雷同的耳坠、步摇、锦囊玉佩,还有卖风车泥人的,唐三十六觉得好生无趣,正欲转身才发现手里还牵了个人。

……感觉有哪里不对。

倒是苟寒食先发现了他的百无聊赖:“回去吗?”

“嗯。”才发现自己又被摆了一道,唐三十六有点蔫蔫的,“你在看什么?”

苟寒食一边指着对面铺子里的一件白色上衣一边对他温柔地笑:“表白吗?”

(在古代表就是上衣啦这个梗实在想写但那时候木得表啊!)

……唐三十六发现面对这个人自己总是吐不来槽。好烦恼。

磨蹭着跟在苟寒食身后回了全是单身狗的离山,一路上看到了秋山君与七间排排坐仰望星空同病相怜,关飞白在湖边沉默地把街上的情侣当做假想敌使出离山山门剑,梁半湖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据说他从很久以前就暗恋着自己死去的弟弟。

(然而神国七律怎么数都只有六个人。)

(回去一搜发现白菜居然还有戏份)

在外逛了许久,唐三十六觉得腿有些酸,像饿狼对待猎物一样死死盯着苟寒食整洁的床。无奈苟寒食生性爱好整洁,拖着一身刚回来的脏兮兮的衣服就躺他床上,唐三十六实在是找不出一个能让自己不会被打的理由。

“累了?”苟寒食好整以暇地看着明明想休息还矜持地点头的唐三十六,“那就脱吧。”

唐三十六脸刷地就红了:“流氓!你不是通读道藏么?礼义廉耻总该有吧!就算这是离山是你的地盘你的房间,但我是客人,对客人说这种话,你还要脸吗?”

苟寒食望向他的神情有些复杂:“……我是说脱外袍。”

于是唐三十六便眼看苟寒食脱了自己的外袍,然后坐到了床上。对着微微下陷的被子吞了口口水,唐三十六自暴自弃地把宝蓝色的袍子一甩,也坐在床上。

苟寒食突然伸过手来解了唐三十六的发。淡棕色的长发在他肩上铺开,配上英俊的脸煞是好看。唐三十六被看得有些不自在,扭过头去假装在意桌子上跳动的烛光。

“看什么看!”

“好看啊。”

“要点脸。”

“不用紧张,反正小棠早就被我看光了。”

“哼!……我迟早有一天会加倍上回来的!你等着!”

苟寒食装作疑惑地微微皱眉:“有一天,是哪一天?”

唐三十六咬牙切齿地将苟寒食推倒在床上:“就今天!”

“这可是宿舍,小棠不要乱来。”

“每次我和你一进屋其他人就自动远离十米开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他们说了什么。”

唐三十六深深鄙视了离山众人的欺软怕硬,正准备对身下的苟寒食做点什么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推开。

“二师兄有容师姐委托我来看你们啦!惊不惊喜!”

叶小涟满脸笑容地飞奔进来,然后在看到屋内精彩的一幕后呆愣当场。她默默地看了一眼将自家二师兄推倒在床上的唐三十六,又默默地看了一眼唐三十六随手丢在地上的外袍,一脸“我好像明白了什么”的样子,再度望向唐三十六这个曾经把自己骂哭的人时,眼神由愤怒到鄙视再到怜悯。

“……原来是个断袖。”

唐三十六向着妹子拂袖而去的身影绝望地摆出尔康手。别走啊我不是断袖!不我好像真的是断袖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吗!本少爷的一世英名啊啊啊啊啊!

苟寒食抓住他伸出去的手,一如既往温柔的眼神此刻有危险的光一晃而过。

“这么在意吗?”

“靠!就这么被误会了搁谁不得上去解释解释啊!”

“有什么误会?你又要解释什么?”

“嗯?等等我说你……啊!”

等唐三十六明白过来之后,他已经被苟寒食压在了身下。

·

接下来大概是正文【不】

因为没有不老歌没有汤不热微博还是大号所以就不发外链了【其实就是正文还没写完】

啊,七夕,你比巴西少一夕。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