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靖×闻白】仙界背景狗血老梗甜文练笔

我每次写糖就卡到死写起虐来唰唰唰的设定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明明最喜欢看甜文了_(:_」∠)_

另外关于仙界什么的实际上不是很清楚所以……乱写好怕被打啊(´・ω・`)

·

天界威名赫赫传说中餐肉饮血的战神信商真君方靖,如今正神色忧郁,对着面前的一盘棋局坐在广陵神君的广陵宫中无奈地揉着眉心。

说起这广陵神君闻白,倒也是个不小的人物。

据言广陵神君自打降生便聪慧过人,通读道藏,少年童子之时便能指物作诗赋,策论更是一针见血直指要害。还有人说这神君上至上古洪荒下至现世三千人间无所不知,反倒觉得星河宇宙好生无聊,因此这些年来的唯一的兴趣就是揣摩人心,解读人所想所念。

结果长相俊美知识渊博的广陵神君的广陵宫,几百年来竟是寥寥无人,门可罗雀。

都被搞怕了啊。

而这位让人敬而远之的神君,正好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家里蹲。众仙庆幸之余,又有不少惋惜。毕竟神君长得挺好看的,放这九重天上不看看着实可惜,但看了吧……遥想当年大庭广众之下被当面指出暗恋有妇之夫东海龙王三太子的照萍元君,哭着跑回行宫几百年不问世事的景象还历历在目。

奇的是,素来与这位神君没什么共同语言更加扯不上八竿子关系的武将信商真君,反倒是这几百年来广陵宫几乎算得上的唯一一位常客。

要说当初闻白刚刚成仙之时,还是个斯文漂亮的青年,很是讨人欢心,几乎仙界所有的神仙有事没事被朋友拉着还是恰好独自路过,都少不得来这新得了主人的广陵宫坐上一坐。那时真是热闹非凡。而方靖自然也是其中一位,算不上至交好友,也不会有多生分。

但是当广陵宫被它的主人连带着一起不受人待见之后,方靖还是依旧时不时来访,就很值得琢磨了。

简直算得上天界十大未解之谜之一。

更不可思议的是,素来脑袋里只装得下百家兵法行军地形的信商真君,竟然还与闻白聊起了琴棋书画。虽然段位低得让人不忍直视,但聊胜于无。最爱嗑着瓜子传八卦的青丘众仙揣摩着神君一定是这么个想法。结果后来被问起时,反倒是闻白一脸茫然答道:没有的事。

是了。大家顿时心如明镜。这可是个捧着书能几月几月不见人的主,他会觉得孤单?玩笑呢吧!

那信商真君又是怎样呢?闻白这回倒是毫不犹豫:因为我看不透他。

能让大名鼎鼎的广陵神君说看不透,一时间九重天所有大大小小被毒害过或是听过传闻的神仙们都对这位真君肃然起敬。

不愧是传说中的战神啊。

虽然并没有什么关系。

天上八卦传得热闹,却似乎对作为主角的方靖没有任何影响。他也依旧用右手捏住一颗圆润的白子无意识地上上下下把玩,一边低头盯着似乎无解的棋局,一边抬头瞄岿然不动地坐在对面的神君。

“小白,就不能放个水?”方靖终于叹了口气,自暴自弃地在棋盘上随便找了个地儿把白子一扔。“每次都用全力,也不怕被笑话欺负人。”

闻白依旧没什么表情,认真思索后把黑子叩在他刚刚落的白子左边,“嗒”的一声。

“你不要来故意扰乱我的思路。”

方靖耸耸肩:“我哪儿能啊。”

闻白冷静:“我不相信你。”

“你一直都不相信我。总不能因为我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天真可爱,就断定我是装出来的,嗯?”

“一个以杀伐铸就的战神,不可能如此浅薄。”闻白断言。

“我该说被你夸不浅薄很高兴么?”方靖苦笑。

他似乎突然有了主意,挥了挥手化去两人之间的棋盘,睁着细长的凤眼一脸笑意地对上闻白稍显不悦的眼神。

“和我打个赌怎么样?”

方靖欺身过去。

“赌我究竟是真心实意呢,还是弄虚作假。”

闻白脸色稍稍缓和:“怎么赌?”

“为了让你相信我……那神君尽管把我的记忆封印起来,然后再把我投到人间去。”

“太危险了——”

“你会保护我。”

对着这样一句坦率笃定的话,闻白霎眼间竟是找不出一个字来回答。

良久,他微微点头:“好。赌注是什么?”

“赌注啊……等神君赢了再说吧。”

在闻白转身离去的刹那,方靖以微不可察的动作掬起他身后的一缕漆黑发丝,放在唇边轻触。

那日天色晴好,日光灼灼,甚是耀眼。九重天的广陵宫中开出这一季的第一朵桃花。

·

我真的……很喜欢桃花……

就跟画画不画腰就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一样肝文不写桃花那就不是我了!【并没有】

会努力改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