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乔一帆】啊莫凡这次又是攻

其实私心是非常想写仓鼠受的……但是每次写我莫cp都更适合受,所以_(:_」∠)_

想看一向温柔的乔一帆小天使发脾气的样子!

产的粮越来越不好吃了。。。

·

高中三年,乔一帆都是十二班的班长。

一开始只是因为没有人愿意而被单纯地推上班长这个职位,乔一帆还是有点惶恐,鼓起勇气跑到办公室去找班主任叶修,咬咬牙一不做二不休地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理由。什么“能力不够做不来”什么“这种性格不适合”甚至到最后的“不行不行真的不行”,让路过的年级主任陈果都不忍地建议干脆换个人吧。

叶修老师难得认真吐了一口凝重的烟圈,直截了当地看着乔一帆,说:“你可以的。”

啊?

事到如今,也只能上了吧。乔一帆摇摇头拍拍脸,开始认真去对待“班长”这个称谓。这样做着做着,反倒是愈发得心应手。几个大大咧咧的男生用力地勾住乔一帆的脖子,把纤细的他撞得一个趔趄:“挺不错的嘛班长!”他也不在意,弯起眼睛笑:“嗯是啊,喝水吗?”

但是无论是多么融洽的团体,都免不了有那么一两个异端。

而十二班里,最让乔一帆头痛的就是整天冷着一张脸不搭理人的莫凡同学。坦率来说,莫凡可以算得上乔一帆最讨厌的那种人,莫名其妙,性格乖僻,总是给别人添麻烦,一点也不懂看人脸色,简直反社会反人类。好巧不巧的是,惹人讨厌的莫凡同学还是乔一帆班长的同桌,甚至两人还住同一个小区。他当然不可能像心里想的那样对人表现出特别的反感,一视同仁是对班长的最低要求。

“莫凡同学,这周末班级活动是去郊游,要不要考虑参加?”

莫凡像看空气一样瞟了满脸堆笑的乔一帆一眼,低下头把手中朴素的黑色中性笔转得沙沙响。

“不去。”

已经算是难得的回答了。如果来问的不是他而是其他同学,莫凡根本都不会搭理吧。

不过无所谓,这种人去不去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乔一帆半是厌恶半是赌气地想。

时光总是飞逝,就如同校园里那条蜿蜒小溪上光影浮动的半透明的水流,向西长去,永不洄流。当高考最后一科的结束钟声咣咣咣地在所有考场中响起,狂欢开始倒数,考生们把手中的笔扔的老高,校园霎眼间变成鼎沸的闹场。一向持重的乔一帆也忍不住跟着周围陌生熟悉的人仰起脖子望着天空呐喊。

天那么蓝。

晚上的毕业晚会,十二班的所有同学,或者说同伴无一例外地到场,就连我行我素的莫凡也找了个靠窗的角落安静坐下。有些开朗的不断咔嚓咔嚓要合照,有些感性的已经开始哽咽,吃货们哈哈大笑地疯狂抢食,把一桌的菜肴犹如风卷残云扫得只剩七七八八。

“来来来看这边!”

合照党已经不满足于单人双人照,站到包间的沙发上举起手中的相机吆喝:“一、二、三、茄子!”

“呜哦哦!”

每个人都颇为配合地举起手,仿佛要把三年的青春都倾注到一晚的欢乐中。乔一帆被推到中间,笑得相当开心。兴许是有些看热闹不嫌大的故意灌酒,又或者是他今晚确实挺开心,等到合照时乔一帆的脸已经变成了艳艳的绯红色,他睁着微醺的双眼看向镜头,被身旁的女孩一把抱住。

“嘤嘤嘤班长你怎么这么可爱!”

半个身子隐没在阴影中的莫凡抿了抿嘴唇。

“表白!表白!”被起哄了女孩也不恼,意味深长意有所指地看向人群中的另一个男生,“该表白的不是我吧,嗯哼?”

早就听说毕业晚会是表白最频繁成功率最高的时候,但是发生在自己身边还是让十二班的各人兴奋起来。今晚的气氛到了最热闹的地方,体育委员站到一个长发女孩面前,明明身材高大却像个少女一样眼神游移直搓衣角。

“加油!”乔一帆作为班长,给了体育委员一个大大的鼓励。

“我,其实那个,呃……”

女孩有些羞涩地笑,围在周围的同学们快要急疯了,使劲为体育委员助威。

“别怂!”

“就是现在!”

“……”

“我喜欢你很久了!”

为了鼓起勇气的体育委员,众人自发鼓起了掌,并且期待起接下来的发展。

“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我愿意。”女孩红到了耳根,用小小软软的声音回应。

“噢噢噢哦哦!!”

大概是真的很高兴,到了之后去KTV唱歌的时候,乔一帆又来者不拒地喝完了大半瓶,耳畔充斥着走调的嘶吼歌声,蜷在沙发角落嘿嘿傻笑。

头开始渐渐疼起来。乔一帆捂着耳朵,感觉自己晕晕乎乎的。眼前渐渐被LED灯的浮彩晃得眩晕,光怪陆离,让人难受。狂欢还在继续,光线变换了一次又一次,逐渐变得支离破碎。很难受,但是不能扫了大家的兴。近乎自虐的想法让乔一帆忍下了因为头痛而涌上的呕吐感,更加缩成一团微微发抖。

恍惚间他觉得有人在摇他。是谁?睁开眼在刺目的光源中辨认出一张讨厌的脸。莫凡?不要。乔一帆软绵绵地挥开他。走开。

“班长这是喝醉了?没事吧?”一个好听的女声。

“哦……那可以麻烦莫凡同学你送他回去吗?毕竟你们住一个小区。”

“好的,真是太感谢了!”

从头到尾都没有听到莫凡的声音,大概那家伙只会用点头摇头来回应吧。真是没礼貌。

乔一帆感觉自己被架了起来,他跌跌撞撞地向前走——实际上他根本没在走。他的脸埋在对方的肩上,软软的棉质衣料,有淡淡的肥皂香味。这是莫凡没错了。啊说到底要不是因为是同桌谁会记得他身上什么味道啊。倒不如说正是因为是同桌所以闻到是不可抗力。醉酒后的乔一帆思维跳跃已经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不过也没有什么人会想去理解一个醉鬼的思维吧。

莫凡在快要午夜的街边吹着冷风,总算是打到了一辆出租车。他费力地把乔一帆弄上后座,向司机报了小区名,然后稍微挪了挪位置让乔一帆靠在他身上。乔一帆正在奇怪地喃喃自语,老实说虽然醉了,但是他现在非常不高兴。

不仅在毕业晚会途中喝醉给大家添了麻烦,而且最后还要讨厌了三年的莫凡送他回家。其实乔一帆为了让大家开心,这个毕业晚会花了不少心思,可以说是相当期待。可是到最后……他在莫凡的肩上挣扎了一下,不满地“呜”了一声。

“莫凡我最讨厌你了!”

在出租车上突然发酒疯的乔一帆把莫凡和出租车司机都吓了一大跳。莫凡拉住他的手臂想让他平静下来,谁知道适得其反。乔一帆一把甩开莫凡,瞪着红红的眼睛对他喊:“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么!每次都是,又高又冷,也不会有人叫你男神的!”

“对班级活动很不屑是么,自以为是是么!反正,反正没有你也不会有什么改变的,这三年十二班照样很高兴……”

“对任何人都爱理不理,好像看不起我们所有人一样!我跟你说我还不稀罕呢!问题学生是不会有前途的!”

总算是到了目的地,司机心有余悸地无声催促他们快走。莫凡无奈,顶着一张冰块脸向司机道歉之后付了钱,把还在嚎啕的乔一帆从车里扯了出来。在小区里慢慢挪动,乔一帆依然不依不饶地痛骂。

“居然还和你是同桌,还是一个小区的,绝对是孽缘!孽缘!我这辈子都没有这样讨厌过一个人!”

“一点都不懂得承担责任!上次校运会,呜,真是要被你气疯了!配合懂不懂啊!哼像你这样的人一定理解不了吧!”

乔一帆索性趁着毕业把三年对于莫凡的负能量一股脑骂出来。反正毕业了。反正以后见不到了也没什么关系了。

莫凡抬头看,已经有一家人对于乔一帆这样扰民的行为感到不满而开了灯,但是莫凡现在根本没有办法让乔一帆住口。

他把手放在乔一帆的腰上把人稍稍抱了起来,扔到路边一座大楼背面,手撑在墙上看着乔一帆。

“别说了。”

乔一帆脸颊越来越红,咬了咬柔软的下唇:“我就要说!你根本——呜!”

大概是真的没办法了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莫凡直接吻了乔一帆。

“为什么?你讨厌我?”

“可是我喜欢你啊。”

“要不要考虑当我男朋友?”

·

写到一半就没文力了后面根本没法看╭(°A°`)╮

我莫ooc了嘤嘤嘤


评论(1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