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一帆】cp到底定什么好

只是想写这样的设定!(๑•̀ㅂ•́)و✧

有些把握不好人物性格本来担心ooc决定最近不写同人了……结果小天使太萌没忍住(´・ω・`)

·

乔一帆生前是个刺客。

但他觉得大概不会有比自己更糟糕的刺客了。

他是被一个刺客前辈抚养长大的。刺客回忆说,捡到他的时候正值荒年,别说将一个孩子健健康康抚养长大,把自己的孩子分食都不见得有多惊世骇俗。乔一帆的父母大概也是不忍,将他遗弃在了路边任由生灭。其实他从小就很听话很认真,站在自己被父母丢下的大树旁不哭也不闹,除了长长的睫毛有些颤抖之外根本就像个在等父母回家的乖小孩。

刺客在一旁,目睹了那对面黄肌瘦的夫妻含着泪将小小的孩子遗弃的全过程。他看着这个脏兮兮的安静的小男孩,阳光从层层叠叠的树叶的缝隙间漏下来尽数洒在乔一帆身上,光影交错,有如洗礼。刺客动了他原本不可能有的恻隐之心,直直走过去拉起孩子的手,问他:“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为什么呢?他自己也说不明白。明明是个看惯生死的冷血刺客。

之后便是此去经年,该老去的老去,该成长的也丝毫不曾停步。临终前刺客把毕生武学连带着一个刺客的头衔郑重交到乔一帆手上,溘然长逝。这个待他好似亲人一般的人,垂下了他灵巧而枯槁的手。乔一帆死死攥着衣襟,终究抽泣起来。江湖中看好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人的也不是没有,只是渐渐渐渐,并不出彩的举止让他们很快把乔一帆丢到了记忆中的哪个角落与其他东西一并埋没。乔一帆自己也在想,明明他已经够努力,很认真地去揣摩前辈留下的秘籍,练功也每日都不曾落下,为什么就是成不了一个好的刺客呢?——大概,是不适合自己吧。偶尔会有这样的念头闪过,但他总是很快就把它挥去。毕竟是前辈的心愿,他不能——

直到他死去。

任务失败的那一刻,乔一帆躺在树下低矮的灌木丛上,斜斜刺出的杂草扎得他有点疼,但比起身下汩汩流出的血泊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黑夜祭奠这个即将逝去的生命,而乔一帆却比这短短一生的任何时刻都要平静。他动了动沉重的眼皮,最后看了一眼当空的皓月。月色如水越过树梢倾泻在他身上,好像穿越回多年前那一天,刺客对他伸出手。

对不起。乔一帆无声地动着唇,闭上了眼睛。

一缕淡似轻烟的神魂从杂草间愈发冰冷的躯壳中剥离,自发地向某处飘去。那就是地府吗?轻飘飘的身体直接穿过人,穿过墙,穿过土地穿过月色,抵达一处人类绝对到不了的所在。乔一帆见到许多和他一样的魂灵在地府中徘徊。地府的门——大概也称不上是门。仅有的两根大柱子孤零零地矗立着,颜色鲜红朱漆刺目,看样子像是刚重新漆过。石板路整齐地向前延伸,偶尔有几块翘起来,几块陷下去,又或是缝中长出的嫩青色小草与绿油油的青苔,倒为这鬼门地府添了几分人气。嗯,地府的人气。乔一帆有些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也在熙熙攘攘的死者身后亦步亦趋地踏了进去。

走进去才发觉,根本就不需要其他的什么再来增添人气,这个地府本身就要比乔一帆路过的最繁华的城池还要热闹。身着各种不同在人间代表身份高低贵贱服饰的人都一同行走在宽阔的街道上,两边的店铺也开得红火。客栈小二乐呵呵地挥着分辨不出颜色的抹布招揽客人,一个不知道做什么的铺子里头老板娘正在热情地向客户推销:“想投个好胎是吧?找我们咨询,保证靠谱!无论是想要大富大贵,还是官运亨通,行侠仗义,通通帮你搞定!”被抓住手臂的中年男子看起来还有点不相信,老板娘悄悄靠近说:“我啊,有门路!”

也许是死后反而卸下了太多的责任重担,乔一帆也恢复了二十几岁少年人的心性,东瞧瞧西看看。他素来不喜闹,也只是看,发现那边的老板娘似乎在说着有趣的事,便想去凑凑热闹。谁知正要走进店门,隔壁的店家拽住了他:“哎哎别去别去,都是假的!”

面前的年轻老板顶着一头深红色的碎发,清秀的脸上挂着惯有的笑容,乔一帆本来就是闲逛,便也停了下来:“……假的?”

“是啊是啊,”青年无奈,对着隔壁年轻的老板娘吼:“戴妍琦!又在顶着你们队长的名号招摇撞骗,等他回来不揍死你!看看这位一脸纯良的小兄弟都被你蒙了!”

戴妍琦笑嘻嘻地看向这边:“队长他怎么会揍人呢。不过这位小兄弟一看就是英年早逝含恨而亡,一定迫不及待赶着去投胎了吧?想不想有一个美好人生啊,我跟你说——”

“你够了!”红发青年没好气地拍开戴妍琦贼兮兮伸过来的手。反倒是乔一帆对他们的话产生了兴趣:“投胎?”

为了不让乔一帆再被误导,红发青年拉着他进了自己的小店坐下,一边用谆谆教导的语气跟他科普:“人死了之后可以选择留下,也可以去投胎。像小兄弟你这样年轻的多半是前世过得不太好吧?别赖在地府了,那边就是奈何桥,去吧去吧!”

乔一帆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影影绰绰间一座异常宏伟的大桥带着几乎跨越整个地府的气势矗立在远处,桥面宽广,一眼看不到尽头。无数游魂拥挤得沸反盈天,好不热闹。乔一帆觉得自己关于那座云雾缭绕上面还有一个哀怨的女子流泪的窄窄石板桥的认知彻底崩塌,抽了抽嘴角:“这就是……奈何桥?”

“是啊,”青年闲的发慌,顺手提起茶壶倒了一杯热茶推到乔一帆面前,与他侃起来,“被人间的话本子给骗了吧?什么‘古朴小桥’,整得跟个文艺景点一样。也不想想来投胎的人每天有多少,就算鬼没有重量挤也得给挤塌了是吧?那不得扩建啊。”

乔一帆点点头想也是,顺着青年的话头答了。青年聊起来真可谓滔滔不绝,自诩前辈信口开河。只是……看着面前颇为得意的青年,乔一帆忍不住开口:“老板,你看起来似乎也英年早逝而且对生活很有热情,为什么还会留在这里呢?”

似乎是没料到乔一帆会问这个问题,又或许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年轻的店主甩甩脑后细细一束小辫,沉思了一会儿之后磕磕绊绊回答:“因为,嗯,有的人不想去投胎,你知道的吧。我自然也……留下来啦。”

是么?乔一帆抿抿嘴唇笑了,随手端起青年给他倒的茶喝了一小口。冰冷的茶水猝不及防刺激口腔,乔一帆才意识到他们聊得太投机,竟是连热茶变凉都不自知。也该走了。他扫了一眼依旧人满为患的奈何桥,站起来向桌子对面的红发青年告别。红发青年还颇为不舍:“难得有这么聊得来的,这就要走了啊……”

乔一帆弯起眼睛调侃:“老板可以劝我留下来啊。”

“哈哈那可不好,”他眨眨眼睛故作老成,“年轻人还有大好前程哪。”

其实自己也并不是非去不可。乔一帆想。只不过人生地不熟,留下也无事可做。至于刺客前辈……他大概早就去投胎了吧。开始一段新人生的选项,想想还不错。向老板道了别,乔一帆离开了路边那家朴素的小店,朝着奈何桥的方向走去。

从客栈到奈何桥,看着不远,走起来才知道。乔一帆作为一个生前勤勤恳恳练功体能远超一般人的刺客,走到桥头都忍不住扶着大理石柱子微微喘气。不过,走过去就可以投胎转世了。喝下孟婆汤,洗去记忆,一切归零。那些曾经熟悉的人事渐渐模糊,可乔一帆已经再无眷恋。希望自己能投个好胎。他苦笑一下。再不济还能比这一世更窝囊吗。

正当乔一帆抬起一只脚准备踏上奈何桥时,后方一个声音突兀传来:

“前面那位小哥等等!”

乔一帆停了停,收回脚步,转身看向面前这位乍一看容易误认为江湖术士,一身道袍,头发乱梳样貌普通的懒散黑发青年。

“你叫我吗?”乔一帆指指自己。

“没错就是你。我看你天资过人、骨骼清奇、年少有为,实乃可造之材。”他脸不红心不跳地一上来就像个十分可疑的人一样先把乔一帆夸得天花乱坠,然后一顿,再不经意一瞥。

“有没有兴趣当我们的阵鬼?”

·

带了乐乐和大孙(?)玩!

大概算生贺。(*/ω\*)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