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君×陈长生】我觉得我会写完的

期中考前来作死(๑•̀ㅂ•́)و✧

秋陈真的好可爱呀!我写的真的好烂呀!(#`-_ゝ-)

没有写出想要的感觉我面壁……

·

陈长生出发去京都的那天,正是暮春时节。

田埂上的嫩芽变得翠绿而又坚韧,无论是农人院子里纤细的桃树还是后山上树根虬结粗壮的巨大梨树,都已经落尽了所有的繁花,开始冒出只有小指指尖大的果实。路那头的如黛青山快要消散了缭绕在山间的最后一丝春雾,这使陈长生觉得很新奇。在他的记忆中,西宁镇后山永远只会有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流云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终年不散。

并不单单是浮动的山岚,离开西宁镇之后遇到的一切,几乎都让陈长生觉得新奇有趣。他不像初次进城的乡下人那般笨拙,恰恰相反,从小到大反复背诵的那一屋子道经典籍让陈长生甚至比这世上的许多人懂得都要多。无论诗词歌赋,还是人心天意。但是,也不过仅仅是懂得罢了。他希望的不只是纸上谈兵,更多的还是躬亲体会。

就好像今天,他走进某个小镇上一家朴素的酒楼,门前脏兮兮的酒旗迎风猎猎得张扬。陈长生感觉有点饿,于是他打算吃饭;他知道吃饭是要去酒楼的,于是他进了离他最近的一间酒楼;他也知道吃饭是要给钱的,于是他拿出了包裹里的银子。但他不知道的是,在一间热热闹闹大鱼大肉的酒楼里面,只点一份青菜外加一条清蒸白鱼会令旁人投来诧异的目光。

哦,看来这样是不行的啊。陈长生点点头,觉得自己又学到了一点。

酒客们的眼神在他身上停留的时间并没有太久,因为就在陈长生点完那几道看起来十分穷酸的菜色后,酒楼又迎来了一位有些特别的青年。

青年迈进大门的那一瞬间,几乎所有的目光都落到了他身上。不为别的,实在是青年的容貌太惹人注目,剑眉星目,宽肩长腿,站在那里就是一幅画卷。除去外表不计,他的气质也与这个地方格格不入。潇然有礼,遗世独立,就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一样。假若酒客们知道他的身份,恐怕就不止是注目了,手中的酒壶都要掉在地上了吧。南方的天才,人族的希望。秋山君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对被人行注目礼这种事早就习以为常的秋山君向周围投以一个微笑加颔首,环顾四周,犹豫一下后往只有陈长生一人的那桌走去。

“可以一起吗?”秋山君问。

正在吃饭的陈长生对于秋山君的到来有些惊讶,但还是点了点头。他想自己不就是多看了这人两眼罢了,应该不至于吧……况且其他人看得比他久多了,送菜的小姑娘躲在门后到现在可都没挪过窝呢。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惑,秋山君笑了笑解释道:“我刚刚看见兄台你的时候就觉得颇有好感,所以冒昧前来打扰。我造成了什么不便吗?”

“没有……”刚出西宁镇的少年对于和师父师兄以外的人谈话还是略显笨拙,两个字脱口而出后陈长生也不知道对方会怎么想,索性继续埋头吃饭。

低下头的陈长生并没有看见秋山君嘴角情不自禁的笑。秋山君说的没错,他的确是对陈长生有好感,而且是不小的好感。如果在这之前有人问秋山君相不相信一见钟情,秋山君的答案或许是不知道。他甚至不清楚自己对徐有容的感情。秋山君知道自己喜欢徐有容,但那又怎么样呢。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徐有容的,不知道是日久生情还是一见钟情,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喜欢她。秋山君所做的,就是作为一个师兄守护她,加之在某些辗转难眠的夜晚突然想起她的脸。

但这个少年是不一样的。

少年的容貌并不出众,所以秋山君很确定自己绝非看上他的外表。少年给人的感觉又很舒服,像一杯氤氲着暖气的水。自律而天真,单纯而博闻,不同的气质在陈长生身上融为一体,然后秋山君就在触碰到的霎眼间陷了进去。他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背叛了师妹,但师妹从来没有明确表示过她喜欢自己,当然他也没有。所以现在他就有理由对酒楼里坐着的陌生少年一见钟情吗?不,他为什么会在一瞬间冒出这么多的念头?这很奇怪。秋山君想。但他无法控制自己朝着少年走来的脚步。看着神情越来越奇怪的陈长生,秋山君在心里反复告诫自己,别做奇怪的事情,不要吓着他。

而现在坐在像兔子一样咀嚼着青菜的陈长生面前,秋山君觉得自己做的大概不算太糟。

·

做出了这篇一定会写完的承诺!原本就打算写短篇所以期中考回来至少写到出酒楼!

以及最近更新好久没看了圣后便当伐开森。


评论(20)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