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年终总结啊。

这样想来,去年的年终总结显得青涩又珍贵,如同一场萍水相逢的匆匆告别。

而今年——今年的我,做了什么呢?

对于2015的记忆,是从学校的元旦晚会开始的。音响对着我这排座位喧嚣得沸反盈天,音乐,舞蹈,惊艳的容貌与别出心裁的欢乐,是我未曾见过的平凡的盛宴。我在鼎沸的尖叫,觉得世情炎凉,不过幻灭。一月。

下一个记忆。二月。考试,分班。一切不过得过且过。抱着平行班的心态去看分报表结果却意外地被分到了重点——当然是吊车尾。当时的不可谓不惊讶,毕竟这个结果,在最憧憬的梦里也未曾见过。又或者是对我来说,无所谓憧憬,也没有梦。莫名其妙成了所谓“学校的希望”,实在太荒谬。

还是继续吧。三月。元宵节,社团活动节。分别的低潮期维持了将近两个星期。我们努力地商量着准备着宣传着将要到来的活动,欢欢喜喜地握着同伴的手却从不许诺永远。圆月当空,我想起我释的词,说是“今夜最完满,何必念长圆”。

四五六月。上课考试晚自习,学生的生活乏善可陈,单纯得让人微笑着潸然泪下。星期二下午的自习是必逃的,星期四下午的社团也是必逃的。晚自习第三节课,花上四十分钟来练字是雷打不动的传统。词,字,文。三个学期我喜新厌旧的爱好简直可以用几个字一言蔽之。兴趣以上,造诣未满而已。

七八月。高中最后一个完整的暑假。生平第一次有了开学恐惧症。因为同人入了全职坑,开始试着写一点奇奇怪怪的东西,算是又抛弃字转文。而所有的故事几乎都只有开头,不过因为我其实并不想表达什么,也没有什么倾诉欲望,只是想把脑海中那些还未成型的人事记录下来。此去经年,我闲来无事翻到主页,然后蓦然想起:原来那时的我,被这些故事陪伴着啊。

九十十一十二月。高二。明明快要高三,却丝毫没有任何紧张感也让我十分害怕。但频繁的月考让我几乎麻木。冬季森然的小雨阴冷绵长,红墙绿瓦的学校好像被泼上斑斓成模糊一片的灰色颜料,一下子变成了六七十年代的旧照片,是复古的冷调滤镜。天晴成了一种奢侈的愿望。

严格来说,今年的最后一次考试是以月考结束的。出乎意料的好成绩,也许可以作为一年最后的令人欣喜的结束。学生时代,功课好比世间的荣辱,我在卷子上落笔,像开启了一场纸上的杀伐,赢了它就赢了全世界。想要开心,怎么就能那么简单。

一年就这样结束了。12月31日,在跨年的临界线上,大脑突然变得一片空白,开始回旋重复同一句话。真诚的愿望,虔诚的祈祷。

——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即使曾经想要岁岁长相见的人已经消失在人海茫茫,但我依旧如此想念着你们。我不去否定曾经的一片赤诚,因为我不否定我经历过的时光。就算那些付出过的感情像蝉翼般脆弱得禁不起离别的摧毁,但那终究是真挚的。在失去了星光的深夜,在秋天的暖光落叶上,在人来人往的街畔,我记得。

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