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明非×楚子航】加到群后的我又有了动力

于是睡前码了一丢丢╰(*°▽°*)╯

这次没有师兄出场不过下次就会有辣!

虽然下次还是要打架就是了……

·

04

这次路明非没有睡很久。

他心心念念着挥舞起长刀将他从梦境中唤醒的楚子航,睡梦中都是那个仅有一面之缘的模糊的影子。

醒来时已是黄昏。路明非扬起长长的、线条优美的脖子打了个呵欠,黑曜石般的鳞片随着呼吸翕张。大而空旷的山洞里像他来时一样什么也没有,岩石与泥土凹凸不平地排列,将暮未暮的山林从翠绿的像筛子般的叶片间隙匀了一点夕照进来,红红的,煞是好看。但是——哦,那是什么?

他的余光瞥见面前的地上,有个亮晶晶的东西,闪闪反着光。路明非有些好奇,伸出尾巴轻巧地一卷,那片小小的金属就落到了他的爪子里。

看起来像是一枚徽章。对于路明非来说它实在太小了,把爪子举到眼前才能看清楚。不过应该是那个人的东西,打斗的时候掉下来的吧?想到楚子航,路明非不由自主地有些高兴。如果不算在其他龙窟里看到的瑟瑟发抖的美人们和冰冷的尸体,楚子航是路明非见到的第一个人类。在结界里的时候,其他龙族都说自己是会带来灾难的诅咒之子,所以没人愿意和他玩耍。那他现在来到了外面的世界,可不可以交到朋友呢?比如,和这个好看的人类?

这样想着,路明非将徽章凑得更近,终于看清,徽章上用浮雕和镂空简单雕刻的,是一棵半朽的世界树。有些眼熟。路明非努力回忆着,这个与楚子航有关的线索。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拿着放大镜的探险家,乐此不疲地探索面前这片广阔的、未知的、迷人的森林。于是他终于想到。

卡塞尔学院。

屠龙者的学校,秘党的基地。

于是他也明白了,那个手握凶器的好看人类,是来杀他的。

即便出了结界,依旧没有人对路明非怀有善意。即使他连邻居的窗玻璃也没有打碎过——有些无聊透顶的龙的确会给龙窟装上一扇玻璃窗。

路明非无端地就生出一种被背叛了的感觉。他气呼呼地把已经捂热的徽章用力扔开,不起眼的镀银世界树在地上磕磕碰碰地翻滚,撞在洞壁上,滴溜溜地转了几圈,躺在泥土里不动了。

路明非一动不动地坐在山洞里。山风萧瑟,光中有影。辽阔的天幕低垂,晚霞快要散去。巨大的身躯投下被拉长的更加巨大的影子,有如一尊四面楚歌的王者,身周环绕着皇城的风;又像一个独独没发到糖的小孩,寂寞而别扭。

他独自坐了很久,几乎要凝固成一堆乱石。终于忍耐不住低低地嗷呜了一声,转身跑到山洞的角落里,用爪子把那枚该死的徽章刨了出来。路明非尽量控制着,极轻地吹了一口气,将徽章上沾着的尘土吹去。他有些苦恼地看着徽章,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才好。

想了一阵子,路明非笨拙地动起爪子,小心翼翼地,把徽章夹到鳞片间的缝隙中。

按捺下多年来一直本分工作,到了今天忽然要显示存在感般使劲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心脏,路明非又闭上眼睛趴在了地面上。

以一个等待的姿态。

·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