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明非×楚子航】依旧在开学地狱里挣扎

这次写得比较多大概是因为这俩终于有进展了╰(*°▽°*)╯
不过大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负面的……

师兄:哼唧。

·

06

今天的森林格外活跃。

或许是因为绵长的梅雨终于停歇,褪了色的树梢重新变得新绿,迎着穿山越岭的季风微微摇晃。棕色的小狐狸从大石头旁欢快地钻出,踩上了还有些潮意的厚厚的落叶。踏出几步,就走到了大片的阴影中。啊?它好奇地抬起头,正好对上黑龙亮晶晶的眸子。

——又或许,是因为长眠的惫懒龙族突然出现在森林的小居民面前。龙呆在这里很久了,久到湖畔年纪最大的龟爷爷也在自己的爷爷的爷爷的太爷爷口中听说过龙的故事:天空的王者拍打着巨大而有力的双翼降落,卷起小小的气旋。像个领主一样巡视了一遍这片森林,然后沉睡。

因而小动物们看到路明非出现在它们眼中的时候,一开始是抱着一种敬畏之心的,可惜没过多久,敬畏就变成了亲近。

就像现在,小狐狸用蓬松的大尾巴蹭蹭路明非的脚背,告诉他他要找的药草在西边的第三棵松树下。路明非咧开嘴对小狐狸笑笑,道谢后往西边走去。

一路上有白色尾羽的百灵叽叽喳喳地对路明非唱着森林里的趣闻,恐高的小松鼠爬上路明非的肩,紧张地抓住他的鳞片,地鼠爬出来朝他们招了招手,又打个呵欠缩回洞里睡觉。有雨后的阳光从头顶上照下来,穿过层层叠叠的叶子轻轻落在小蘑菇上。路明非拨开矢车菊长长的花茎,摘下生长在斑驳光影中的药草,今天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路明非把药草弄碎,一步一步靠近躺在山洞里脸色苍白的男人。他熟练地把药草喂给楚子航吃下,而后望着楚子航紧闭的双眼,低低叹了口气。

要说来,他会醒来,是因为楚子航;踏出山洞,还是因为楚子航。原本他和楚子航还是像游戏一样隔几天打打架,偶尔对楚子航说说话。但楚子航并没有回应他,自己也不怎么说话。可能是天生不喜欢说话,路明非并没有太疑惑。但大概一周前,楚子航照例来找他的那次,路明非一不小心出手太重,眼睁睁看着楚子航嘭地一声摔到洞壁上,砸出一个大坑。

有碎石和烟尘落下,裂缝深深在楚子航身后延伸。男人颓然落下,咬着牙,将村雨撑在地上想要站起来,在用力的一瞬间因为剧痛昏了过去。

这可把路明非吓了个半死,噌噌噌跑过去把楚子航捧起来。楚子航的肩头裂开,有血源源不断渗出,黏住了衣服,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因为昏迷,紧咬的牙关松开,有殷红温热的液体从唇边流下,一滴一滴落在泥里。人类,人类真是太脆弱了!根本就像易碎品一样!抱着楚子航,路明非快哭了。

他此刻相当后悔自己学治疗法术的课上呼呼大睡,现在对着楚子航连高级一点的治愈术都使不出来,只能勉强把血止住,然后将断了的肋骨接上。他看着一动不动躺着的楚子航,既内疚又难过,垂下脑袋小声呜咽。还好路明非对银龙洞里那些笨重的典籍倒是记得清楚,搜索了一下脑内的知识,将楚子航安置好,屁颠屁颠就找药去了。

这样过了一个星期,路明非估摸着楚子航的内伤应该差不多全好了,但人还是没醒。喂完药,路明非坐在地上对楚子航好看的脸发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就在这个时候,楚子航极其轻微地瑟缩了一下,大概是有些冷。

路明非发现了楚子航的动作,激动得几乎跳起来,可惜楚子航之后依旧没有要醒来的迹象。地上凉,不能让他睡在那里。路明非后知后觉地想到。可是,哪里会暖和一点呢?

路明非嗷呜嗷呜地苦恼着,突然灵光一现。

黑龙呼啦地把自己翻过来,抱起楚子航,放到自己暖暖的,软软的肚皮上。路明非觉得自己似乎看到楚子航的眉头舒展了一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路明非也不觉得无聊,就盯着蜷在自己身上的楚子航看。他已经自动将楚子航划为他的朋友,心想等他醒来,一定要和他好好道歉。心中一动,抱着要和这个人类亲近的想法,路明非把头凑过去,用柔软的鼻头轻轻蹭着楚子航白瓷一样的面颊。好软,而且好凉……路明非不由自主地开心地眯起了眼睛,发出猫科动物一样的呼噜声。

那我可不可以……舔一下?就舔一下下……路明非内心做着激烈地斗争的时候,舌头已经诚实地触到了楚子航的额头。有些粗糙的舌头伸出一点点,舔过楚子航的前额,又飞快地缩了回去。他紧张地扫了眼周围,并没有被看见。可路明非还是像个偷了糖的小孩子一样,心虚的不得了,心跳的异常快。全身简直都要热起来了。

甜的……路明非像天鹅一样伸出一个完美的弧度,把头放在楚子航脸旁边。做了一次,他胆子大了起来,鼓起勇气再贴上楚子航的脸颊。舌尖的动作慢慢不再拘谨,一路往下,舔着楚子航的纤细脆弱的喉咙,然后勾开衣襟,舔上线条干净漂亮的锁骨,像吃一块美味的糖果一样,反复磨蹭。楚子航的脸被路明非舔得亮晶晶的,唾液更是把衣服和头发沾湿了。他有些不舒服地皱了皱眉。

路明非正玩得欢,恨不得将这人全身上下舔得干干净净,并没有察觉到楚子航的变化。

于是昏迷了一个多星期的楚子航,醒来看到的第一个画面,就是一只龙晃着他巨大的脑袋,舔着自己的脖子。

“滚开。”楚子航冷冷地,言简意赅地说。

路明非呼吸都要停止,石化一样呆在当场,看着楚子航跳下自己的身体,抹了一把湿漉漉的脸,面无表情地扣起颈下的纽扣,拿起村雨就走。他看着楚子航的背影,终于想起来要追一追。

路明非不知所措地跟在楚子航背后,蔫蔫地嗷呜嗷呜着道歉。楚子航听不懂龙族的语言,但也能听出这条黑龙的抱歉。但他实在是气得狠了,此时此刻一点也不想理路明非。这条龙不仅对自己莫名地冒犯,之前还故意隐藏自己的实力,是在耍他玩吗?这样想着,握着村雨刀柄的手不自觉地又紧了一些,关节都隐隐泛白。

森林里的小居民们此刻都跑了出来,好奇并且不安地看着可爱的大黑龙,像个犯错被抓包的孩子一样跟在这个人类后面。路明非这几天天天跑出去采药,不是为了救这个人类吗?忘恩负义!浣熊顶着大大的黑眼圈不服气地对着楚子航露出敌意,结果被路明非警告般的一瞥弄得噤了声。

就这样一直走到了森林边缘,楚子航终于回头。

“不要再跟着我了。”他说。

“呜……”路明非难过。

但是很可惜,楚子航不为所动,径直向山下的小镇走去。路明非也不走,就那样站着,远远地看着楚子航走过山丘,走过湖畔,走过春天开始第三个星期二盛开的一小片桃花,走进小镇的城墙,然后看不见。

小动物们统统凑到路明非身边安慰他,路明非头顶肩膀龙翼上都是各种各样毛茸茸的生物,脚边还跟着几只。但是他还是很伤心,拖拉着脚步回了山洞。

他想,那个人以后肯定不会再理我了。

想想就想哭。

·

评论(1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