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见猿比古×八田美咲】3.9秀玲儿生日快乐!

ooc预警

给秀玲儿的生贺!以及我发誓以后打死也不开点文了写不熟悉的cp真是感觉身体被掏空ε=ε=ε=┏(゜ロ゜;)┛

试着用了轻小说风格但是失败(*゜ー゜*)幼稚得不能看

@玲酱ww

·

东京的春天总是游人最络绎不绝的时节。办公桌前揉着眉心的上班族,讲台下咬着笔杆的学生党,电脑前敲着键盘的御宅族,甚至不远万里飞来的异国游客,此时都走进了日光里,去看那一片又一片粉色的,樱花簇拥成的小小世界。也只有在春天,满目摩天大厦金属外墙电子广告屏,繁华得车水马龙人烟阜盛的大城市东京,才能显出一点它与纽约伦敦巴黎都不同的生气来。樱花花瓣纷纷扬扬,在风中打着转落在游人的肩上,淡淡的粉衬着暖暖的干净的太阳,伴着少年的一抬头,让整个东京一下鲜活起来。

而这样的日子里,素来以活跃著称的赤组自然也是不甘心在小小的酒吧里闷到发霉的。

八田美咲今天依旧是穿着简单的白T恤,袖口撩起,腰上围着一件看不出样式的外套,嘻哈裤,白球鞋,如果不算那顶黑色的套头帽,倒真显出几分少年意气来。他没有带上滑板,两手空空,无头苍蝇一样在新开张的游乐园里到处乱转。八田有些着急地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迷路了。

这座新开张的游乐园主打的最大卖点就是樱花。放眼望去,四处都是成片的樱花林,粉色的花瓣中间间或能够看见几座游乐设施的金属框架。对这所樱花游乐园感兴趣的人不少,开业一星期来几乎天天都热闹非凡。不过这可苦了八田。他在拥挤的人群中跌跌撞撞努力开出一条道,辨认着来时的沿路景象,可惜。

“这怎么到处都是樱花啊!”

八田发出一声哀叹,垂头丧气地往人少的方向走去,在供游人休息的木质长椅上一屁股坐下。他抹了抹额头上渗出的细汗,右手撑起半边脸颊,愁眉苦脸地思考着找到安娜的办法。

是的,安娜。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来陪安娜逛游乐园。

“安娜说不定会喜欢”,把票递过来的时候,宗象礼司这样说。他眼睛微微眯起,带出些许笑意。果然,安娜一看到吧台上的游乐园入场券,眼睛噌地一下就冒出光来,但是似乎担心给大家添麻烦的样子,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好啦,”出云揉揉她的头,“大家一起去赏樱吧!”

于是第二天,赤组的一大帮人浩浩荡荡地朝游乐园进发。该说是宗象细心吗,总之,他送过来的竟然是十五人的团体票,看样子早就预料到了事态的发展。

但是遗憾的在于,才刚进游乐园不久,八田就被人群挤散,一回头已经不见了安娜,赤组的大家也不见踪影。
时运不济啊。他坐在樱花树下的长椅上,故作凶恶地撅起嘴,另一只手使劲扇着风脸上因为走得累了泛起些许红晕。那帮家伙,电话也打不通,是根本没注意到我不见了么!啊,想想就更不爽了!八田美咲恼火地一锤椅子,反倒把自己的手震得生疼。但是为了冷酷的形象,
忍住了没有去吹。

那家伙,在干什么啊!暗处看着八田莫名其妙变得生气,然后再孩子气地打椅子的伏见猿比古忍不住扶着额头叹气。

啊,说起来,伏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跟踪也好偷窥也好,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只是偶遇而已,偶遇。都是青组那些讨人厌的家伙。天天在他耳边说什么“赤组星期天要去新来的游乐园”“小安娜也会去哦”“这么说来,八田也会去咯”,然后就是一声意味深长的“哦……”

啧,和他说这些干什么。伏见心想。

——但还是忍不住跟着去了。

脚边蓦然出现一片阴影,紧接着脸上就被冰凉的触觉刺痛。八田美咲被冰得龇牙咧嘴,然后手忙脚乱地接住掉下来的冰镇可乐。

“喂猴子你干什么啊!”

伏见猿比古事不关己地看向远处缓缓旋转的摩天轮,好像跑去自动贩卖机买可乐又把它贴到八田脸上的不是自己似的。八田瞪着伏见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越来越恼火,简直想要马上跳起来和他打一架。但想到安娜依旧没找到,最终还是泄了气。

他用力打了一把站在前面的伏见的腰:“猴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伏见没有回答八田的问题,俯下身对上他的视线:“你想不想找赤之王?”

不等八田回答,伏见就一把提起他的后领:“那就跟我来。”

八田悬在空中愣了一下,随即用力挣开伏见的手,跳到他的面前不服气地大喊:“凭什么我要跟你这家伙走啊!不,等等……你怎么知道我要找安娜!?”

啧。伏见望天。怎么这么麻烦。

“两个选择,一是跟我一起找,二是自己继续到处乱逛。自己选吧,小美咲?”

看着双手插兜悠然自得的伏见,八田真是不爽到了极点。“啊!!!”他用力抓了一把后脑勺,自暴自弃地向伏见的方向走去,大跨步把注视着他一直站着不动的伏见抛在身后。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死猴子!”

走出了仅仅为了让游客小憩修建的僻静林荫道,像是电影里的短镜头一样,在踏出小路的那一瞬间,场景切换,人声鼎沸的世界一下子出现在眼前。八田被这不曾消减反而更加喧嚣的热闹吓了一大跳,急急忙忙转过身去寻找伏见。刚向伏见站立的地方走了几步,突然有个穿着校服的高中女孩急匆匆跑来,一不小心撞到了他的肩膀,八田一个踉跄差点跌倒,被更多的游人拥挤着找不到方向。女孩看起来非常着急,不住地鞠躬道歉。
“啊啊没关系啦!”面对女孩,八田有些脸热,使劲摆手。

送走女孩之后,八田四周张望寻找伏见,却发现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只剩下熙熙攘攘的人流在身边穿梭,樱花星星点点飞起,温软的风打在他的脸上。他去哪里了?八田忍不住就有些心慌。这种感觉,再熟悉不过了。就像一直并肩行走的,偏一偏头就可以看见的人突然消失,抬头才发现他已经走过了所有的山川河流,那种独自被抛弃在旷野中的茫然无措。伏见早就这样做过一次了。他怎么可以又把自己再度抛下?

似乎只是一瞬间的事,垂在身侧的手突然被抓住,被握在另一个人的掌心。那只手手指很长,骨节分明,有着常年敲打键盘的薄茧与刚刚急促奔跑带来的微湿触感,以及,鲜明的温暖触觉。

“你这笨蛋跑这么快干什么啊?就不怕再走丢一次吗!”伏见拧着眉斥责道。

“啊,我,不是……”

“烦死了,总之我牵着你,别再跑丢了。”

自大。八田对伏见又多了一个评价。难道不跟着你我就
会走丢吗?虽然心里和脸上都是表里如一的不爽表情,但八田还是老老实实让伏见牵着自己的手。大概是感受到了八田的心不在焉,伏见把握在不会把人弄痛的地步,牵得更紧。

八田被伏见带着,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于是开口询问:“喂,我说猴子,这是去哪里?”

伏见站定,指了指离他们几步遥的指示牌,表情冷淡:“自己念。”

“摩天轮?”八田觉得奇怪,“摩天轮不是只有情侣才会来吗?”

伏见的神色罕见地有些松动。他咳了两声,很快又恢复原样:“摩天轮也不仅仅是情侣才会来……嘛再说这可是最受欢迎的项目。如果是赤之王的话很大可能会想来试试也说不定。”

是这样吗?八田歪歪头,半天也没思索出什么结果。

“啊啊啊,全听你的好了!反正你脑子向来比我好用。”想开了之后,八田反而变得相当有干劲,开始左顾右盼,还把右手放在眉头上作出向远处看的样子,眼神与笑容一样明亮,“伏见!你看那个人像不像草薙先生?”

“嗯,也许吧。”伏见一边随口敷衍着,一边不动声色地拖着他的手将八田往右边带。“你看那边。”“哦哦哦看到了!”“啊美咲……”“嗯什么!?”

总之,当八田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站在摩天轮的售票处前排着队了。

“……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你蠢。不过伏见当然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他只是斜睨了慌里慌张的八田一眼,然后不紧不慢地回答:“反正都排到这里了,不去坐坐看吗?”

八田有些犹豫:“可是安娜……”

“笨蛋,你们不是全部出动陪着她吗?你和他们走散也不是你的错,还搞得这么麻烦。”

“什么啊……明明是陪安娜出来的结果弄成现在这样……”

八田这次是真的什么都不想管了。我怎么这么差劲。他想。什么都做不好,鲁莽冲动,总是拖累大家而且还……想到这里,八田偷偷瞄了一眼伏见。

伏见今天穿了一身与青组制服不同的休闲装,衬衫长裤,下摆松松垮垮地半扎进浅蓝色牛仔布的裤腰里,腰身瘦长有力。他靠在旁边的栏杆上,低头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头发垂在解开两颗纽扣的衬衫上。看着黑框眼镜下的清秀面容,八田愈发沮丧起来。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像伏见这样的人,一定会很受欢迎吧。也不知道他来游乐园干什么,不过现在要陪我一起找安娜,说不定他很不乐意才对。

八田突然伸出手推了一下伏见,伏见身形一晃,差点把手机摔出来。

“干什么啊你这个白痴!”

“这句话该我说才对!”八田顿了一顿,撇开目光有些小声地碎碎念,“你来游乐园……是来玩的吧。不用浪费时间跟我一起了。”

“哈?”伏见莫名其妙。

“我是说我不需要猴子你来帮我!”八田对着伏见吼出这句话。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生气,不过每次看到伏见都会有莫名的怒火。大概是相性不好的缘故。

话音刚落,八田的头就被伏见重重地打了一下。

“我来帮你是心甘情愿的再说现在不是也打算去玩吗笨蛋!”伏见没好气地指着面前尴尬地看着他们的售票员:“去买票。”

“买就买啊猴子你这是什么态度!”八田从兜里掏出钱递给售票员,忽略掉因为伏见的回答而莫名变得轻快的心情,还不忘转头挑衅他,“我看你不爽很久了,有本事单挑!”

伏见嘴角扯出一个笑容,指指停在旁边的摩天轮车厢:“好啊。”

车厢里,伏见与八田对坐,一人一边,都互相嫌弃脸地看着彼此。不过僵持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多久。摩天轮缓缓升起,可以看到游乐园的全景,甚至大半个东京。就像宣传所说的那样,窗外的游乐园几乎全被盛放的樱花包围,让人错觉好像置身于花海之上。此时正是傍晚,有水红色的夕光簌簌落下,匀在层层纤弱的花瓣表面,使得粉白的花树多出几分艳色,有着莫名的诱惑。八田趴在座位上,脸几乎贴上窗玻璃。他有些口干舌燥。

伏见倒不像他那么激动,只是安静地看着窗外。余光看见兴奋得不像话的八田,伏见嗤笑一声:“看起来真蠢。”

“切,我可是第一次坐摩天轮。”八田凶恶地瞪了伏见一眼,“听说只有情侣才能坐,所以我还特地想等到和恋人一起来啊!便宜你了。”

伏见毫无预兆地起身,一步一步向八田走来,脚步声在
狭小的车厢里发出回响。八田有些紧张,双手警惕地对着伏见,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阵势来。

“突然走过来是怎样!想打架吗!”

伏见停下了脚步,在离八田咫尺之遥的地方站定。

“喂,我说,就不能和以前一样吗?”

听到这句话,八田愣住了。

事到如今还来说什么从前?从前不是你把我抛下的吗?

“绝对不可能和从前一样!”无名的火气蹭地一下上来,八田这样大声宣告。

八田一鼓作气喊完之后,伏见并没有对此作出什么反应。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他只是面色如常地站着。暮色透过窗镀了一层霞光在伏见脸上,使得他半边身子在阴影里,还有半边却在烧红了的流云下。身后是愈发渺小的地上的人事和愈显广茫的花海,便好像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了那纷纷扬扬的粉白花事。

在这其中无言地站着的伏见,无端地就让人觉得十分哀伤。落寞,又哀伤。

八田一时间忘记了要去看之前还对他有些无限吸引力的窗外,只是一动不动呆呆望向伏见。他素来是个心软的人,最受不了的就是现在的状况——更何况平常与他一言不合就棍棒相对就算在言语上也要争个高下的人,突然就没了声音。八田竟然被伏见弄得有些慌乱。

“好啦,你不要摆出这幅让人看了就心烦的样子!”八田挪了挪,给伏见让出一个空位。伏见也不犹豫,干脆地就挤了过来。

八田有些不自然,目光不定,用极轻的音调喃喃:“嘛要和从前一样也不是不可以……”

伏见突然用手撑在八田座位后的窗玻璃上,把人圈进怀中。他把八田的脸扳向自己,镜片后的深色瞳仁里闪着狡黠的光芒:“果然,还是不要回到从前比较好。”

八田所有的愤怒也好惊讶也好疑问也好,统统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堵在了一个猝不及防的吻里。

摩天轮刚好到达最高处。窗外有灿烂微光,有流云飞鸟,有粉白花海,一齐见证着这难能可贵的亲吻。八田终于从巨大的震惊中反应过来,撑着座位就想往后退。可是伏见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强势地把人拉回到怀中,低下头加深这个温软的吻。

八田不知道亲吻原来可以这样迷幻,唇与唇摩擦着将原本就火热的温度再次提升,舌尖轻巧地顶开上颚,勾起他所有隐匿的欲望。但是。他想。这样不行啊。那可是伏见。八田拼命挣扎,伏见不耐烦地抓住他的手,按到窗台上。柔软的下唇被重重啃咬,强烈的痛觉让八田一下子清醒不少。他用力推开伏见:“混账!你是狗吗!”

伏见又欺身上来:“很遗憾,不是。”

然后又被吻住。

八田被亲得晕晕乎乎,感觉轻飘飘地使不上劲。他从喉咙里发出几声含糊的喘息,又在对方激烈的进犯中变成小小的呜咽,细若游丝的气声围着密不可分的唇齿打转。伏见这时已经把他推倒在了椅子上,身体卡在八田双腿间,白皙的手指挑开帽子边缘,然后插进淡棕色的短发中,是一个极其暧昧的姿态。已经不知道被吻得有多深了。八田想。只感觉得到自己在不由自主地迎合着他的动作。该死。他短促地发出类似抵抗的呻吟,尾音却还是甜软地上扬。伏见揽着他的腰将两人的身体契合得更紧,像患有肌肤饥渴症的孩子一样贪婪地磨蹭。伏见几乎要对亲吻八田的感觉上瘾。哦,shit。他早就该这么干了。他温柔地舔过八田的嘴唇,再进去抵死交缠。啧,真是不明白此前一直患得患失的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八田觉得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
伏见终于放开了他。

八田还处在呆呆的,恍惚的状态中,茫然地看着伏见。过了没多久,他突然往伏见的胸口使劲揍了一拳,脸一直从脖子红到耳根。伏见被他打得往后退了几步,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又慢慢走回来。

“你你你你不要靠近我你想干什么!”

伏见在他面前蹲下,仰起头看他。

“做到这个份上了还不知道我想干什么,你可真是个白痴。”

“谁会知道猴子的脑袋里在想些什么啊!”

晚风送走了最后一抹霞照,把仅剩的淡金色光辉统统赠与了摩天轮上某个车厢中那一对别扭的恋人。八田逆光中的脸明明暗暗,不太分明,倒是伏见的样子看得真切。

伏见的轮廓几乎是突然之间就变得柔和起来,眉梢带着显而易见的温柔挑起。他缓缓地,对着八田露出一个有些生硬有些笨拙,但却足以颠倒众生的微笑。而那微笑的含义便是:我不要众生,我只要你。

“我喜欢你。”

东京的大街小巷开始亮起眩目璀璨的霓虹灯,街角的酒吧也打开了门前的灯。酒吧内,只亮了几盏小灯,暖黄色的光柔柔地洒下,气氛安静温暖。

草薙出云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都这个时候了,那两个人还没有回来,果然是……吗?”

身着长裙的优雅美人,淡岛世理抿了一口面前吧台上琥珀色的鸡尾酒,轻轻笑了:“我们家伏见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

安娜也绽露出了可爱的笑容。她摇摇头:“我们也希望,美咲能过得开心。”

赤组的成员们与安娜,草薙与淡岛,彼此都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不知哪里传出了低低的笑声,然后一个接一个地,纷纷开怀大笑,酒吧里一时间被粉色的气息感染。

果然是,春天来了呢。

·

生日快乐!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