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君×苟寒食】如果说二师兄非要被攻的话大概只能是秋山君吧

突发奇想的脑洞╰(*°▽°*)╯

为了剧情发展强行让离山天天排位换师兄……反正老猫也没有仔细设定,不过还是当个架空看吧(′▽`〃)

短小,大概又会是个坑。

·

01

离山有个规矩。

同辈人当中,长幼一贯按照实力强弱排序。遇上强者,自然要恭恭敬敬称一声“师兄”;自己技不如人,哪怕年纪长了对方许多岁,也得背着个“师弟”的名头被呼来喝去。虽然“弱肉强食”这个词用在这里有些过,但意思总是八九不离十。在离山,实力才是一切。

苟寒食初入离山,却算得上离山那一辈第一个弟子,便是刚开始实力不济,也是实打实的大师兄。后来年岁见长,师父门下的弟子渐渐多了起来。他倒也争气,学业剑法境界都稳稳当当地高出别人一截,于是这个“大师兄”的头衔就一直留了下来。

作为一个大师兄,照顾师弟师妹成了苟寒食的责任。好在他修道前在家中是长子,本就惯于哄年纪尚小的弟弟妹妹们,换到了离山也没什么不适应,上手得还挺快。师弟师妹与他年纪相差不大,比起白发白须仙风道骨的师父,自然更愿意亲近温柔亲切的大师兄。师父眼见苟寒食天天被一堆小屁孩围着,倒也乐得清闲,干脆把所有日常功课全部推给他,让他带着叽叽喳喳的师弟师妹们,自己到后山找个湖钓鱼去了。

转眼已是入冬,苟寒食来到离山是有几年了。今年的冬比前几年寒冷许多,在四季如春的南方还是头一回。藏书阁旁的大榕树像往常一样枝繁叶茂,只是绿意中无端透出了几分萧索,伴着呼啸的北风摇摇晃晃飘落。苟寒食早穿上了最厚实的外衣,不忘嘱咐并且确认师弟师妹们都有好好保暖,方才出了门——其实也算不上出门,只是师父一声令下,让他去山门接新的小师弟。

新的小师弟啊。他站在长长的石阶上,想着师父对他说的话。新来的小师弟是名门望族,家大业大天赋过人……秋山家这一代引以为傲的天才,他也有所耳闻。名字是叫,秋山君。

倒不是他有什么仇富心理,只是出生寒门,总归有些隔阂。

山门的寒气比苟寒食预料的还要厉害,站了没一会儿,就觉得冷意侵入四肢百骸,让人发抖。他正欲裹紧衣服,恰好一阵暖流翩然而至。

苟寒食抬头,看见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登上台阶。来人皆着宝蓝长袍,衣襟上花纹繁复,发髻一丝不苟,偶尔有人手捧暖炉,举手投足散发着一种世家的贵气。至于被他们簇拥在其中的漂亮少年,想必就是秋山君了。

看到立在台阶上的苟寒食,秋山君眼睛一亮,但还是克制住了自己。一步一步,不疾不徐地走到他面前,有礼地打招呼:“想必这位就是来接我的大师兄吧。”

苟寒食微微笑:“正是。师弟请随我来。”

秋山君年纪不大,个子小小的,却不显得瘦弱,反而笔挺有力,迈着步子跟在苟寒食身旁,认真听他讲解。雪白的狐裘把小脸埋了大半,只露出一双眼睛。他的眼睛很亮,好像里面盛满了一整片晴好的天空,还有流云飘过。而华贵的锦服穿在他身上,刹那间收敛了所有的张扬,变得明艳讨喜。

苟寒食注意到,秋山君袖子底下的手冷得有些发白,却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抱着黄灿灿的暖炉。

这个孩子,挺有趣的。

苟寒食这样想,脸上的温和笑容带上了几分真心实意。

他伸出捂得暖烘烘的手,牵住了秋山君。

·

我做到了!我更新了!*´∀`)´∀`)*´∀`)*´∀`)

评论(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