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寒食×陈长生】离高考还有124天

开学前浪一浪ପ(´‘▽‘✿҉)ଓ

上个学期被抓三次玩手机觉得自己现在还能浪大概是被放弃了吧ʕ •ᴥ•ʔ

择天记落了一两百章外加手有点生,ooc肯定有。

拆一拆自己的cp(´▽` ) 

·

先入耳的是沉闷的马蹄声。

一掌一掌捣进松软的雪地里,再有力地拔起,便是一串错落有致的印记。

再近些,可以看得见了。那是一匹红棕色的骏马,不带一分倦色,与马背上的少年人一样,有着明亮而坚定的眼睛。此时正是冰封北河的时节,细碎的雪一粒一粒潜入冬天的呼吸中。山川皆素,倒是几株腊梅,在看不见路的路前方探出枝条与花朵。

一把剑,就这样出现在了梅的近侧。

毫不突兀,也没有一丝违和感地,从暗红色的腊梅背后,走出了一个拿剑的男人。

陈长生顿时一颤,脑海中浮现出可怕的想法。但身体比大脑反应更快,那一瞬间便抽出了腰侧的长剑。

“为何在此!”

苟寒食挽了个剑花:“自然是为了阻你,去搅那一滩原本便不清的浑水。”

陈长生瞪着他:“你们已经动手了?”

“何时动的手!”

苟寒食只是笑,并不答话。笑中好似带了一点点,一分分的阴狠与嘲弄。

不消片刻,两柄寒兵撞在一起,是金属的冷硬附着在一边的愤怒与另一边的游刃有余上。陈长生改变着出手的招式与时机,从最刁钻的角度去攻对方的破绽。苟寒食只是挥剑破掉他一次又一次的攻击,毕竟他的意图是拦住对方,而不是真的想把对方弄死。

雪地里霎时飞起阵阵冰晶,夹在凛冽的北风里,打得几瓣梅摇摆不定……

这是在戏里。

戏外,陈长生还穿着厚重的戏服,被导演夸奖后,诚恳地对苟寒食致谢:“谢谢前辈带着我,才能发挥得这样好。”

苟寒食失笑:“作为一个新人,你已经相当不错了,哪里用得着我带你。”

他天生一副老好人的面相,就连刚刚演反派大boss,端的也是斯文败类的模样,此时到了戏外,便更加温润无害。但影帝的名号也不是白叫的,看过苟寒食演变态杀手精神病人的样子,陈长生与他对话,一开始还是不免有些发怵。

苟寒食倒是对这个最近红起来的新人有些意外。陈长生,这个曾经鲜为人知的名字,不到一年便占据了电视屏幕与圈内八卦的头版头条——既然是唐家大少爷力捧的人,无论是刚入行就接了好几个主角,还是塞得满满的好通告,自然都是不奇怪的。只是原本以为他是个凭借靠山的小鲜肉,此番合作展现出的演技,让苟寒食有些刮目相看。

他们并肩走在回化妆间的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不时碰上几个工作人员,一致地打招呼,然后再相视笑笑。进了屋子,一下就暖和起来,可陈长生与苟寒食身上穿的长袍广袖放在这里,看上去便有些不伦不类。

陈长生也无心注意这些小细节。他想着唐三十六戳着他的额头跟他叨,说这么多大腕数下来,要算苟寒食最合适;说苟寒食一无背景二无靠山,混到现在人尽皆知全凭本事,和你一个臭毛病;说受他提携过的演员如今都混得风生水起;说他家里亲戚朋友最近骨头痒了天天搞事,有一段时间顾不上他;于是乎,唐大少吩咐,一定要把握住机会抱紧大腿——实则陈长生到现在仍是晕晕乎乎,一来是根本没有抱大腿的打算,当然唐三十六这条强行伸过来的大腿另算;二来是他初入江湖,懂得却也不太懂贵圈险恶。不过他唯独认同的有一点:苟寒食的演技,那也是真的好。

于是陈长生现在站在化妆间外,换上了惯常穿的羽绒服衬衫长裤,和着橘黄色灯光下浮动的阴影,不像网友们调侃的老干部,却带着青涩腼腆的学生气,是一个局促地等待着暗恋对象的少年模样。

“咔嚓”,扭动门把手的声音。

陈长生如同惊弓之鸟般跳了一下,愣愣地看着苟寒食从一条慢慢扩大的小小缝隙中走出来。低调的风衣与围巾,配上微长的刘海与柔和的双眼,实在是应了校园中少女们“暗恋对象”的形象。

他带上门,看着陈长生,似在无声地询问。

陈长生此时却全然想不起唐三十六苦口婆心交代的任何一个音节。脑海中演练了无数次的话也并非以最完美而不失礼的方式脱口而出:

“可以请你吃个饭吗?”

苟寒食微微一思索,回了他一个微笑:“那就麻烦你了。”

·

六月填坑计划w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