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是睡前脑补的楚路师生梗

看了某个大大的楚路师生文萌得滚来滚去( •̀∀•́ )

蠢蠢欲动暗搓搓地想自己写一写www

然而并没有什么文力。

·

6:54

楚子航离开了家。

小区里的女邻居头上纷纷冒出一个个心形。

6:57

楚子航坐上家里的轿车。

邻居们不舍地目送他离开。

7:09

楚子航在学校下车。

校道旁的女同学头上纷纷冒出一个个心形。

楚子航在人群炽热的目光中不疾不徐地走进学校,爬上教学楼,然后在三楼的拐角处碰上了顶着一头乱毛身形单薄手上还提着袋校门口买的早点的男人。

他看了看表,正好7:12。

“路老师,早上好。”

楚子航礼貌地朝男人打招呼。路明非急匆匆地赶来学校,早饭都还没来得及解决,看到同样踩点来上学的楚子航十分感同身受,出言安慰了他几句。

“楚子航同学啊,这个时候也不早了你还是早点去教室吧。你也知道7点15就要早读哎学校真是压榨劳动力,我身为你的班主任如果看到你迟到说你几句吧也不好意思,不说吧班上同学知道了个个都迟到我还要不要混了……”

路明非边说边朝办公室奔去,没有察觉到楚子航的嘴角爬上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他是踩着点来的没错,不过踩的不是早读的点,而是路明非的点。路明非虽然身为班主任,却是个实打实的大懒虫,不是自己的课决不早来学校一分钟,不是自己的早读决不来看一眼——当然楚子航他们班可是重点当中的重点班,估计不看也没什么大问题。正因如此,楚子航很难在课时以外的地方碰见他。

可好死不死,路明非偏偏是个苦命的语文老师,一星期五天课三天都是他的早读,只好早上默默看表盘算自己还能睡多久,然后在十万火急之际从床上跳起来跑去洗漱再冲到学校去。如果楚子航想要和他偶遇,就也必须精打细算地卡着早读的时间去学校才行。

可怜的路明非,竟然还没发现他被自己的学生算计得一清二楚。

楚子航走进教室的时候,刚好敲响早读的铃声。但是他正因为“偶遇”了路明非心情很好,面瘫着一张脸走到了座位上。

路明非在他刚拿出语文书的时候也走进了教室。然后被国外来的交换生芬格尔同学狠狠取笑了还没来得及梳的一头乱毛。楚子航饶有兴味地看着准备罚芬格尔默写《鸿门宴》的路明非和作势要下跪求饶的芬狗想:很好笑吗?

他觉得挺可爱的。

结束了一场闹剧,班上同学终于开始认真早读。十几岁的少年少女们琅琅诵读的声音尤为清澈明亮,无数次被路明非夸作“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楚子航紧紧追随着路明非离开的背影,目光久久收不回,直到同桌的夏弥推他的手,他才回过神来。

“哟,语文大学霸这是怎么啦?”夏弥借助早读声作掩护,压低声音嘲讽楚子航。

楚子航反正顶着一张面瘫脸天不怕地不怕,顶着语文书没搭理她。

夏弥自讨了没趣,也将目光转回书上,只是末了还是抛下一句:“唉,语文学霸就是好,我也想被明非表扬来着——”

楚子航抿唇不说话。他知道路明非在学生中的人气一向很高。路明非上课诙谐幽默,白烂话张口就来,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没有一个打瞌睡的;他性子也温和,语文嘛,作业更是几乎没有,且不说长得还有点小帅,被喜欢自然是理所当然的。

十分地理所当然。楚子航想。

众所周知,语文几乎是最微妙最不稳定的一个学科。而楚子航在人才荟萃的重点班,其他学科或许会被其他人超越,语文却是雷打不动的第一,连带着最后路明非都对班里的语文成绩没什么兴趣去排名,他说难道你们还能考过楚子航不成?

一片鸦雀无声。

路明非还是个科任老师的时候,就在教楚子航了。楚子航记得他上课时讲过的笑话,记得他的一举一动,记得他在阳光下的微笑衬得那一头乱毛也发起光来,记得他写粉笔字时候的“哒哒”声伴着夏日窗外的蝉鸣交织出一首和谐的奏鸣曲。

他也记得自己是如何在晚自习的白炽灯下看那些晦涩难懂的文言文,记得自己在考第一名时被表扬的欢欣,记得自己在课堂上、在校运会上怎样追逐那个身影,记得自己看着表计算与某人邂逅时的心跳如鼓。

他却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路明非。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冰冷的脸庞会因为一个人而乱了方寸。

楚子航敢为了得到一句赞扬而彻夜苦读,敢偷偷调查路明非的资料,他甚至觉得自己敢为了这份感情做出一切。

但他不敢对路明非说我喜欢你。

·

半夜发文吓死人(*/ω\*)


评论(1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