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张新杰】我来骗更新了╰(*°▽°*)╯

这个月其实我,真的有产出的……只不过是写在本子上不想打字!Σ(`д′*ノ)ノ

为了不让这个月的产出变得空白,我,克服懒癌挑了最短的一篇发了!ヾ(●゜ⅴ゜)ノ

·

小镇的教堂来了新上任的牧师。

牧师名叫张新杰,是个二十刚出头的年轻人,。长得斯文白净,办事也认真负责,要说唯一的缺点,也就是一张不苟言笑的脸,丝毫没有青春的阳光与朝气,让人觉得难以靠近。去教堂做祷告的大叔走出门,一想起刚刚那张脸,心里都觉得毛毛的。但冷面的威慑力并没有持续太久。一个多月后,几乎全镇的人都知道了,这个一身圣洁长袍的牧师表面冷冰冰,却心软得不得了,就连最内向的孩子也乐意去教堂找他玩耍。张新杰总不会拒绝。

又是一天,夜色未至,霞光西沉。送走了最后一个用稚嫩的童音向他说再见的小女孩,张新杰回身,伸手关上教堂的门。转头时的余光看见雁群扑棱棱划过用色大胆的流云,仓皇失措,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漆成白色的木门发出紧闭上的闷重声,覆上门外的夕光。迟暮却依旧灿烂的胭脂色透过浮彩琉璃窗照在正上方的十字架上,远处烤面包和葡萄酒的香味弥漫进来,大概是小镇居民结束了一天的劳作,准备开饭。张新杰解开牧师服最上面的一颗纽扣,打算回后厨开始准备晚餐。

不幸的是,就像掐准了时间阻碍年轻的牧师进食般,传来了轻轻的叩门声。

会是艾米大婶吗?平日这个时候来送食物的热情居民倒也不是没有。这样想着,张新杰打开了教堂的大门。若是他此刻便已经预知到所有的后来,命途兜兜转转尘埃落定,他是否会迟疑,会拒绝,又或是不变地,义无反顾?不得而知。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假设不来的。万物冥冥,因果注定。随着张新杰推门,落日终于收敛了最后一丝余晖,夜幕降临。

一个温热的身躯裹着深邃的黑色长袍栽倒在张新杰的怀中。他有些不知所措。虽然头脑还在混乱但却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指令。成年人的体型有些沉,张新杰费了好大劲才把他搬进教堂,安顿在长椅上。奇怪的是,他觉得自己的手有点湿。张新杰低头,殷红缠绕着他的手指,在垂下的指尖处慢慢汇聚,滴答一下打在同样殷红的地面上,不见踪迹。

是血。

这一回呆若木鸡的张新杰是完完全全、彻头彻尾不知所措了。空荡荡的教堂中央,十字架下,年轻的牧师站在月光中,纯白的牧师袍凌乱地沾着大片大片洇开的血迹。他机械地转头,惊愕地望向长椅上毫不自知地躺在上面的人,清俊地面容上血色几乎要褪得与那头银色长发无异,只有额间小小的咒印越发清晰,好似用血献祭,在夺走这个男子最后一点生命力。

这是个术士。张新杰终于反应过来男子的身份。在教会的眼中,是该被烧死的异端。

可是。张新杰想。

他小心翼翼地用右手碰了碰男子的脸颊,带着失血过多的冰凉与人类的热度。一点点温热,从右手一直烧到张新杰的大脑。他触电般收回手,才发现沾满鲜血的手在男子脸上留下了一道明显的痕迹,彼岸花的红色艳丽非常。是不是恶魔的诱惑。

渐渐熹微的血色下,张新杰一边吟唱治愈的咒文,一边为自己突然的决定莫名其妙。

他居然想要救这个人。冒着被审判的危险。

但真的是莫名吗?命运的高楼里,敲响了黎明将至,世界苏醒的第一道钟声。

·

依旧只有第一章而且我喻还没出场(′▽`〃)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