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寒食×唐三十六】无论谁都好快来粮我吧!

憋不住了来一发短小的二师兄╰(*°▽°*)╯

老师我爱你!教什么我都学啊!

·

天凉夜寒,树梢抬起点点繁星,高远而渺茫。

公立学校铁质的镂空雕花大门开了一道小缝,金属摩擦的声音在夜里显得格外清晰。一个人影从那一道缝隙中走出,洗得干净的长袍下摆撩动,偏让他把钻门这件事做得像上台教书一样大方磊落。苟寒食向门卫打招呼,眼镜下的目光一派温醇:“这么晚,真是麻烦老伯了。”

门卫大叔摆摆手,显然对这位新来的年轻老师极为熟悉:“没事,老师每天批作业到这个点才是辛苦。”

“哪里,都是分内之事。”他对门卫大叔点了点头,算是道别。

接近凌晨的上海终于褪去了所有的繁华与人烟,长街短巷铁轨砖路,有稀稀拉拉的人影一晃而过,行色匆匆,倒真像是什么精怪鬼魅。苟寒食掸了掸在桌子上压皱了的衣袖,不疾不徐地往路尽头的拐角走去,一路踩过许多斑驳的黑暗与躁动的魂灵。他停在了一辆极为普通的黄包车面前,微微弯下腰,问:“师傅……”

蹲在地上面相平凡的车夫闻声抬头,被苟寒食眉间艳丽的朱砂晃了晃眼,待看清这教书匠的模样后,终于慢慢吞吞地站起来。

苟寒食报了串地名,坐上车。车轮骨碌碌地碾过石砖。

这座城啊。苟寒食想,想目力所及之处的屋与楼。这座城看上去这样静,可地下暗流交纵,千丝万缕,静夜里不知发生多少明暗交易,又有博弈制衡,一触即发。

到了地方,下车。他仍是一丝不苟地从夹袋里掏出叠得整整齐齐的一沓钱,抽出几张交给车夫。车夫接过,胡乱将零碎的找钱塞给他,又推起黄包车,骨碌碌地走远。

苟寒食推开小院的门,行至屋内,点了灯,方把刚才车夫一股脑塞给他的票子拿出来细细整理。零钱里面,夹着一张极不起眼的小纸条,妥帖地卷成一束。

昏暗的灯光下,苟寒食端正坐在小木桌边,将纸条慢慢展开。

上面只见几个字:

“三月十八,行动开始。”

落款,唐三十六。

·

万万没想到唐少居然还是师兄上级。

评论(6)

热度(22)